DeForest-Single-Wing-Audion-c.1912-Tantalum-Filaments

《电子音乐120年》1)《电子音乐120年》项目开始于1996年,考虑到电子乐器滥觞于1880年前后,本标题理应是当时最合适的标题。如今已过去将近二十年,这一标题可能也有些过时;但今天这一标题似乎已成为“品牌”,很难更改。(120 Years of Electronic Music)是一部记述、分析电子乐器自1880年左右以来发展历程的作品。本作品将“电子乐器”定义为通过纯电子方式产生声音的乐器;它不是通过电子机械装置(electro-mechanically)或是电声(electro-acoustically)方式产生声音的乐器。2)然而,随着音轮制音器(Tone Wheel Generator)的出现以及具象音乐(Musique Concrète)中对于磁带控制的应用,这个定义的界限也显得模糊了。

本作品着重关注1970年以前电子乐器设计、开发的主流观念(因而本作品中并未打算列出雨后春笋般的合成器商品、软件名录),同时也是为了给电子音乐史这一主题整理出一个自由、百科全书式的、可供教育使用的资源(当然,也是给一些合成器“极客”们提供一个兴趣单)。就我个人而言,我的主要兴趣是在历史框架内探索音乐、文化和政治叙事,并尝试分析各个电子音乐“工程”成功和失败的原因。比如:

演奏者与作曲者之间的表演模式:乐器设计视角下的两个主题——无调性与纯律。

上述概念是费卢西奥·布索尼(Ferruccio Busoni)在其作品《论一种新音乐美学》(Sketch of a New Aesthetic of Music,1907)中提出的,曾启发一代作曲人探索微分音、多种变音律制(varied intonation)的作曲实践;赫尔曼·冯·亥姆霍兹(Hermann von Helmholtz)在著作《论音感》(On the Sensations of Tone,1863)提供了声音的物理学知识,暗示了创造“声音调色盘”的可能性——这一调色盘可创造无数音色,凌驾传统配器之上。这直接激励发明家们创造了新的乐器:撒迪厄斯•卡希尔的电传簧风琴(1897)、约格尔·马杰尔的宇宙电声琴(1920年代)等发明,探索了新的演奏方式——尝试将作曲人、音乐人从钢琴键盘那固定音高的“独裁”中解放出来(在电子乐器设计开始之初,这可以说是相当新的标准)。这些试验最终还是失败了:商业压力驱使乐器设计者们去模仿流行歌曲中常用的固定音高乐器;但即便如此,“解放固定音高”的思想仍旧延续到60年代,存在于各种电子音乐工作室的“严肃”试验音乐中:GRM米兰WDR哥伦比亚-普林斯顿电子音乐中心,甚至是还影响到慕格(在最初设计时)、布齐拉的模块合成器中。此后,微分音、无键盘控制理念又以另一种形态出现在软件合成器、计算机音频语言当中。

新的创作工具:无演奏者创作

与开发新的、实在的乐器同步进行的另一种探索,是利用电子乐器解决演奏者和表演的问题;人们尝试把“演奏者”从音乐生产过程中移除,让创作者去创造“纯粹的”音乐理念。这一支思想流派最初可见于阿夫拉莫夫在20世纪30年代的相关尝试;后来又先后出现了哈纳特“电子管弦乐团”(哈纳特合成器,1945)、珀西·格兰杰“自由音乐机”(1948)、穆尔济“ANS合成器”等发明。这一理念可以说是相对极端、乌托邦且无法实现的;它理所当然地受到了传统人士的反对。这一流派的目标大多数通过数字软件得以实现——但这对作曲行为产生了什么影响呢?

探究激进文化与社会革命的裂变:先锋音乐人在政治运动中的角色

1917年十月革命以后,俄罗斯掀起了一场乌托邦式的先锋运动。这场运动受未来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引导,其中就包括了激进的音乐、音乐表演革命。全新创作的无调性音乐、进化了的戏剧形式、新发明的乐器一起带来了这个“乌托邦时代”:阿夫拉莫夫曾指挥了一场《古德科夫交响曲》,其中引入了战舰、工厂汽笛和大炮的声音;他提议毁掉所有的钢琴,将音乐从固定调性中解放出来。同时,也有人提议将用新的科学文化代替老的文化秩序——这一风潮是因新型电子乐器出现,科学研究声音、视觉感知现象之后产生的(这一时期在安德烈·斯米尔诺夫的力作《Sounds In Z》中有详细记述)。但布尔什维克政府实际上还是偏向传统,他们担心这场无政府主义运动最终会失去控制,因此,在力压之下,这场运动变成了更易钳制的宣传活动,他们开始宣传振奋人心的、“人民的”社会主义现实。一些先锋人物遭到谋杀、逮捕,或是被冷落余生。

与此相似,纳粹早期(1933年以后)的希特勒政府也曾力拥未来主义、现代主义(举例来说,马里内蒂1934年在柏林的未来主义展览便是由戈培尔、纳粹“力量来自欢乐”组织和柏林包豪斯[迁往美国前]赞助的)。实际上,现代主义是法西斯以及早期国家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科技成为了国家社会主义的“原力”:它涉及德国大众(Volkswagen,即“人民的汽车”)、高速公路、电影、大众娱乐(受“力量来自欢乐”控制)以及电子音乐等等方面。最早的“未来交响乐团”即由纳粹赞助,在1933年柏林IFA国际无线电展览上进行过演出。历史再次重演:这一先锋运动最终同样被20世纪30年代保守的法西斯“大众流行文化”所湮没。

《电子音乐120年》是一个在线研究项目,1955年由作者西蒙·克雷伯(Simon Crab)启动。该研究是一个非商业、自筹项目,旨在基于开放/开源文化的氛围中保证知识可用性。这意味着,您可以在内容拥有者的许可下,以任何方式使用本作品的内容;当然,如果您能够在使用本项目的资料时以超链接、文本等方式注明来源,我们将感激不尽。

西蒙·克雷伯,2015年于英国牛津

注释   [ + ]

1. 《电子音乐120年》项目开始于1996年,考虑到电子乐器滥觞于1880年前后,本标题理应是当时最合适的标题。如今已过去将近二十年,这一标题可能也有些过时;但今天这一标题似乎已成为“品牌”,很难更改。
2. 然而,随着音轮制音器(Tone Wheel Generator)的出现以及具象音乐(Musique Concrète)中对于磁带控制的应用,这个定义的界限也显得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