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Sogitec 4X [法国]Giuseppe Di Giugno

朱塞佩·迪·朱尼奥与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IRCAM)的4X合成器

朱塞佩·迪·朱尼奥与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IRCAM)的4X合成器

1981年:朱塞佩·迪·朱尼奥的Sogitec 4X

4X 合成器的灵感诞生于卢西亚诺·贝里奥(Luciano Berio)的一个想法——他认为,电子合成的声音应该至少由1000个正弦波组成,这样,音色才能足够有趣、可以用与音乐创作中。1976年开始,意大利物理学家朱塞佩·迪·朱尼奥(Giuseppe Di Giugno)受贝里奥之托,为巴黎法国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IRCAM)新建的电声音乐中心制造这样一台性能强劲的实时音频计算机.

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IRCAM)设备室的4X合成器(中间)

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IRCAM)设备室的4X合成器(中间)

4X 最初基于朱尼奥的4A/B处理器开发,后来则运行在 PDP-11/55 计算机上。从本质上看,4X 数字信号处理器就是一台定制的模块数字音频工作站。4X 内建了 8 块定制的处理器,每个都能够单独编辑。这些处理器的指令速度达到每秒两亿次(200 MIPS),相当于1000个正弦波振荡器,500个滤波器或是450个二阶滤波器。每个处理器都带有一段数据内存、地址内存、为程序内存和函数内存。合成器使用了一个24位的固定点(fixed point)单元实现运算工作,这一计算单元由一个倍增器(multiplier)和一个算法逻辑单元组成。此外,4X 还具备 256 个内部(可编程)时钟以及一个录音和播放使用的双缓冲区。

朱塞佩·迪·朱尼奥与4X合成器

朱塞佩·迪·朱尼奥与4X合成器

4X 最初的设计目的,是成为一种不会被淘汰的音乐创作平台。本来,4X 的后继型号 5A 也在开发计划当中,但随着用户对设备运行速度和功能的要求越来越高,性能更强、价格更低的创作平台逐渐出现,4X 最终成为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大型硬件开发项目的绝唱。此后,研究所便转向到 MAX/MSP 等软件开发项目上去了。

怀念卢西亚诺·贝里奥

那是1974年11月的一个晚上,正吃完饭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我是卢西亚诺·贝里奥,请让迪·朱尼奥教授接一下电话。”这通电话戏剧性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当时,我还在那不勒斯大学(University of Naples)教授物理课程,并在日内瓦欧洲核子能研究委员会(CERN)、弗拉斯卡蒂(Frascati)的和物理研究所承担基本粒子物理学的研究工作。工作闲愉之时,我做了一台使用电脑控制的“数字声音合成器”。贝里奥在打完电话的第二天,便来到物理研究所找我,想知道用电脑到底能做什么——他被震惊了。他给了我12个音符,让我试着演奏一下,然后按照一些规则变换这些音符。我听了一下结果,然后说道,“我做同样的东西花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随后,贝里奥便邀请我前往罗马,我也给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呈交了一个合成器的设计图(当时还在设计当中)。当时,米兰的声学工作室里不过有9个音源发声器,贝里奥却提议制造一台有1000个音源发声器的设备——以当时的技术水平来看,这件事就是白日梦,根本无法完成。于是,我把想法告诉了他,他则邀请我去联合研究所工作6个月。1975年6月,我做了一台能够同时实时产生256种不同声音的设备(4A),贝里奥用过这台机器,才发现他想的那种声音合成方式不是叠加声音,而是从许多叠加的声音中去除一定频率的声音……就像雕塑一样——不是用许多石头像叠积木一样叠出雕塑,而是从一块大石头上雕去不需要的部分。这种“雕刻”的方法随后被许多音乐人所使用。

后来我又制造了另一台设备(4X),能够同时实时产生2000种声音。“实时”的意思是,按下琴键,你就能立马听到声音。许多音乐人更喜欢“有时滞”(deferred)地创作:也就是说,一台计算机按照作曲者预先设定好的各类参数“计算”出声音,但其运算时间要按声音的复杂程度而定,少则几分钟,多则几个小时。这种创作方式中,没有什么“演奏表情”(Gesture)可言。贝里奥从不用这种方式来创作,因为他说,音乐来自心中,而不是来自脑中。我们了解到,佛罗伦萨斯特罗兹别墅(Villa Strozzi)进行的相关研究,就把这种模式称为“实时”。

回到意大利后,我们又有了另一个“革命性”的想法。贝里奥不喜欢从几个扬声器中传出的音色。他想要的是多种乐器的声音,因此,我们按照创作者的特别要求,变换了扬声器的空间位置。然后我发现,与帕里阿诺(Paliano)表演艺术产业研究所(Industry and Research Institute of Performing Arts,IRIS)合作,利用他们的“声场定位器”(spatializer),才能将贝里奥最新的音乐作品带到全世界的音乐厅里。今天,电子音乐已经遍布全球,但很少有人知道其中许多应用都是起源于贝里奥的“白日梦”(当然,也有我的技术支持)。这可以说是“艺术科学”的绝佳案例。

——朱塞佩·迪·朱尼奥,于帕里阿诺,2013.5.22

80年代,声学和音乐联合研究所的许多音乐人都曾使用 4X 合成器进行声音合成、音乐创作或是数字化实时音频处理。工作室产出的作品包括:

  • 1986:《后生》(Epigenesis),吉恩-巴普蒂斯特·巴利叶(Jean-Baptiste Barrière)
  • 1986:《镜厅》(Halls of Mirrors),罗伯特·劳伊(Robert Rowe)/生长要素(Growing Elements)
  • 1986:《随便说!》(You Name It!),博比·菲尤(Bobby Few)
  • 1986/87:《朱庇特》(Jupiter),菲力浦·马努里(Philippe Manoury)
  • 1986/87:《阿洛尼》(Aloni),蒂埃里·兰西诺(Thierry Lancino)
  • 1986/87:《安塔拉》(Antara),乔治·本杰明(George Benjamin)
  • 1986/87:《艾儿》(Aér),弗朗西斯·贝耳(Fançois Bayle)
  • 1985:《回应》(Répons),皮埃尔·布莱(Pierre Boulez)


 

参考资料:

http://www.musicainformatica.org/topics/giuseppe-di-giugno.php

http://articles.ircam.fr/textes/Boulez88c/ http://www.lucianoberio.or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