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Akaphon [奥地利]Hellmut Gottwald

学院合成器,维尔纳科技博物馆图

学院合成器,维也纳科技博物馆图

1963年:赫尔穆特·哥特瓦尔德的学院合成器

1958年,作曲家卡尔·施斯克(Karl Schiske)、钢琴家卡尔·沃莱纳(Karl Wolleitner)在法国(即巴黎GRM工作室)、德国(即WDR工作室)电子音乐发展的影响下,在维亚纳音乐学院(Vienna Music Academy)建立了一间电子音乐工作室。音频工程师赫尔穆特·哥特瓦尔德(Hellmut Gottwald)受聘作为该工作室的设计者和技术指导。哥特瓦尔德制造了不少名为“学院”的系列设备1)这些乐器的前缀都是“Aka”,即德语“学院”(Akademie)的开头。,其中包括学院鸣音器(Akapiep),一台用于创作复合节奏(polyrhythmic)的设备;学院效果转换器(Akaschieb),一台音频滤波处理器;还有一台,便是“学院合成器”(Akaphon)。

学院合成器是一台定制的复音合成器,是一种“一次性”发明。该乐器使用了13个锗晶体管(transistor)振荡器,通过一组键盘演奏。为了控制成本,键盘安装在一个立式钢琴状的框架上。每个振荡器可通过一个可变分压器(potentiometer)确定音高,再通过低频振荡器(LFO)和可变滤波器进行处理。这台乐器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波形是通过光耦合器控制的;也就是说,这一装置可以控制乐器产生击键、衰减、延音等包络特点。

学院合成器在维尔纳音乐学院曾被作为主要电子乐器使用,直到1978年被一台名为“学院200”的实时数字音频处理器所替代。这台新的处理器由皮特·梅驰勒(Peter Mechtler)设计。

哥特瓦尔德的学院合成器今天保存在奥地利维亚纳科技博物馆。

迪尔特·考夫曼(Dieter Kaufmann)提起赫尔穆特·哥特瓦尔德:

赫尔穆特·哥特瓦尔德(1938–2004)是我“电声生涯”中最重要的伙伴、激励者之一。1959年,他受聘来到当时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学院的工作室。当时的工作室配有测量、生成、复制电子声频的设备,但是主要是用来测试考生的听力水平、记录表演。学院没有一位“能人”知道要怎么用这些设备才更有创意;直到60年代中期开设了“音响工程”、“电子音乐”等课程。哥特瓦尔德可以说是这些新技术背后的驱动力:他与作曲家们联络,说服他们去探索新声音的潜能。

哥特瓦尔德的努力获得了成功。这种成功尤其体现在安尼斯蒂斯·洛戈塞蒂斯(Anestis Logothetis)身上。他早在1960年就创作了长约二十分钟的作品《幻想曲》(Fantasmata),是使用电子媒介创作音乐的一个里程碑。无论如何,这都是奥地利第一部介于具象音乐与合成音乐之间的大型作品——也就是它的声响介于噪声和正弦波之间,也介于巴黎和科隆的风格之间,而且——该作品展示了语音电子化过程(这点甚至早于赫伯特·艾默特),并包含了当时政治事件的隐喻(刚果战争)。虽然这部作品实际上是一部芭蕾舞音乐,但据我所知,它从来没被这么用过。

20世纪60年代,弗雷德雷奇·瑟哈(Friedrich Cerha)、奥托·M.泽勘(Otto M. Zykan)、巩特·卡哈沃兹(Günther Kahowez)、克劳斯-皮特·扎特勒(Klaus-Peter Sattler)、弗兰斯·布莱姆肖恩(Franz Blaimschein)、海因兹·哈尔·格鲁伯(Heinz Karl Gruber)等音乐人都曾创作过电子音乐作品,如果没有哥特瓦尔德的话,这些作品是绝对不会诞生的。即便是访客,也能利用工作室的创意气氛:哥特瓦尔德的助手,鲍里斯·布拉哈(Boris Blacher)曾创作过电台音乐(radio play);库尔特·拉夫(Kurt Rapf)曾请求哥特瓦尔德创造一种有“集中营”感觉的低音B音,最后搞定了。小胖乔治(Fatty George)也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可以用在广播中的电子设备……

为了满足音乐人的这些需求,哥特瓦尔德一直都在设计制造新的设备。从使用斗牛士牌(Matador)零件制作滤波器开始,到制造学院鸣音器、学院效果转换器,最终发明了传奇的学院合成器:1963~1964学年,学院开设了电声音乐方面的课程;同年,哥特瓦尔德开始设计制造一种电子乐器,这种电子乐器可以看作是后来电压控制合成器的前身。他他将这种乐器命名为“学院合成器”,用以向音乐学院致敬。为了控制成本,他把整个乐器安装在一个立式钢琴壳子里。

哥特瓦尔德自己其实也是用这台早期合成器创作过一些作品,比如说,使用学院合成器重新演绎的经典作品(如里姆斯基-
科萨科夫的《野蜂飞舞》),或是独立的电声作品(如《致敬麦鲁夫特》2)《致敬麦鲁夫特》,即作品Hommage à Mailüfterl。麦鲁夫特(Mailüfterl)是奥地利一台计算机的昵称,这台计算机的全名是“二进制全晶体管自动计算机”(Binär dezimaler Volltransistor-Rechenautomat)。这部作品是献给发明者海因兹·泽曼尼克(Heinz Zemanek)的。)。他的发明总是使用最简单的方法,但使用中总能很好地工作。当然,有时候你也得踢两下或者是拜拜这些设备——毕竟,那可是模拟技术时代。

我1970年开始教工作室相关课程的时候,屋子里大概已经拉进了几百公斤的设备,此后便接手了前主管弗雷德雷奇·瑟哈的工作。我的目标是让不懂技术的公众更多地了解新媒介……因此,我们一起将这些声音(作品)带到了奥地利国内外。

哥特瓦尔德在业余时间是一位花式骑术障碍赛表演者(champion dressage show-jumper)。后来,他又开办了一家公司,开发过交通信号灯的电路、制作鞋底的机器以及结实的轮胎。(军方)甚至还在中东战争期间请求他制造战壕缓冲泡沫。这些尝试都刺激他将不可能化为可能,甚至化为“简单”——而且,他成功了。

 

作曲家卡尔·施斯克(1916~1969)、钢琴家卡尔·沃莱纳(1919~)早在1955年就曾计划在维尔纳音乐学院建立一间“电子音乐”的工作室。工作室在1958~1959年间由沃莱纳完成。该工作室可能是所有欧洲音乐学院中最早建立的一间工作室。

1959~1960年,该工作室创作了芭蕾舞去《幻想曲》,被认为是奥地利电子电声音乐创作的里程碑。该作品由安尼斯蒂斯·洛戈塞蒂斯(1921~1994)创作,赫尔穆特·哥特瓦尔德提供技术指导。该作品的风格与创作手段近似法国的“具象音乐”流派,预示了未来工作室音乐美学的发展方向。1963~1964学年,学院已开设了电声音乐课程。

同年,哥特瓦尔德开始制造一种电子乐器,该电子乐器可以看作是今日电压控制合成器的前身。这台乐器,名为“学院合成器”,名字用以纪念音乐学院,曾一直是(奥地利)电子音乐创作的源头,现存于维也纳科技博物馆。这之后,学院鸣音器、学院效果转换器也陆续制造出来——前者是一种可创造符合节奏型的仪器,后者是一种图形均衡器,有三个滤波器组。

20世纪60年代期间,先锋作曲家们共创做了20部电子音乐作品。这些作曲家包括海因兹·格鲁伯、巩特·卡哈沃兹、皮特·柯蒂克(Peter Kotik)、弗雷德雷奇·瑟哈、罗曼·豪宾斯托克-拉马蒂(Roman Haubenstock-Ramati)等人,其中,最后两位后来成为研究所所长。1970年,施斯克的学生、作曲家迪尔特·考夫曼(1941~)从巴黎留学归来。在巴黎期间,考夫曼曾上过维埃·梅西安(Olivier Messiaen)与雷内·莱布维茨(Rene Leibowitz)的课,也上过GRM工作室的课——当时GRM的课程由皮埃尔·舍费尔(Pierre Schaeffer)和弗朗索瓦·贝耳(Bayle)指导。归来后,考夫曼成为工作室主任,现在已经高升为学院的领导,推动着新的音乐形式在奥地利、学术圈以外传播。

1978年,皮特·梅驰勒开发了使用图形界面控制的“学院 2000”型实时音频处理器。70年代,在工作室中由本/外国作曲家3)这些音乐人有:考夫曼、威廉·泽博(Wilhelm Zobl)、卡米拉·佐达伯格(Camila Soederberg)、约翰·马恩(John Maryn)、沃夫冈·丹兹梅耶(Wolfgang Danzmayr)、洛戈塞蒂斯、里扎德·克里索斯基(Riszard Klisowski)、布鲁诺·力伯达(Bruno Liberda)、巩特·拉布(Gunther Rabl)、克里丝汀·拓沃舍(Christian Teuscher)、久保摩耶子(Mayako Kubo)等人。创作的作品增加到70多部。80年代,该研究所搬迁到新址,作曲家豪宾斯托克-拉马蒂、埃里希·厄班纳(Erich Urbanner)、弗朗西斯·伯特(Francis Burt)接替了该研究所的主任职务。

——摘自塔玛斯·昂格瓦里(Ungvary)、皮特·梅驰勒著《维也纳音乐学院电声与实验音乐研究所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he Institute of Electroacoustics and Experimental Music at the Vienna University of Music)


参考资料:

“Österreichs neue Musik nach 1945”: Karl Schiske edited by Markus Grassl, Reinhard Kapp, Eike Rathgebe

“The Institute of Electroacoustics and Experimental Music at the Vienna University of Music” Ungvary, Tamas; Mechtler, Peter. Volume 1995, 1995 http://hdl.handle.net/2027/spo.bbp2372.1995.008

Zauberhafte Klangmaschinen: Von der Sprechmaschine bis zur Soundcard (First Edition)by Florian Cramer, Kulturfabrik Hainburg
Gebundene Ausgabe, 250 Pages, Published 2008 ISBN-10: 3-7957-0197-X / 379570197X

Technisches Museum Wien
Bereichsleitung Sammlung Musikinstrumente
Mariahilferstrasse 212
1140 Wien

注释   [ + ]

1. 这些乐器的前缀都是“Aka”,即德语“学院”(Akademie)的开头。
2. 《致敬麦鲁夫特》,即作品Hommage à Mailüfterl。麦鲁夫特(Mailüfterl)是奥地利一台计算机的昵称,这台计算机的全名是“二进制全晶体管自动计算机”(Binär dezimaler Volltransistor-Rechenautomat)。这部作品是献给发明者海因兹·泽曼尼克(Heinz Zemanek)的。
3. 这些音乐人有:考夫曼、威廉·泽博(Wilhelm Zobl)、卡米拉·佐达伯格(Camila Soederberg)、约翰·马恩(John Maryn)、沃夫冈·丹兹梅耶(Wolfgang Danzmayr)、洛戈塞蒂斯、里扎德·克里索斯基(Riszard Klisowski)、布鲁诺·力伯达(Bruno Liberda)、巩特·拉布(Gunther Rabl)、克里丝汀·拓沃舍(Christian Teuscher)、久保摩耶子(Mayako Kubo)等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