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Superpiano、Symphonium [奥地利]Emerich Spielmann

埃默里克·施皮尔曼在演奏一台超级钢琴与标准钢琴

埃默里克·施皮尔曼在演奏一台超级钢琴与标准钢琴

 

1927年:埃默里希·施皮尔曼的超级钢琴

施皮尔曼的“超级钢琴”(Superpiano)专利申请于1927年。与20世纪20~30年代的光电池琴富音色无线电风琴“音色库”以及威尔特光声琴等乐器一样,超级钢琴是一台基于光电效应的乐器。一般情况下,光电效应在当时的乐器中是这样应用的:将一束光投射至旋转的玻璃盘片上,光束穿过盘片,照射到光电池上;光束被旋转的盘片按一定规律所遮挡,可以产生“震荡电压”的声音。施皮尔曼这台新颖的乐器一共使用了2(行)X 12(个)黑色赛璐珞胶片光盘,每个盘片上有七个同心圆,用来记录一个八度内,每个音高的波形;每个同心圆上都刻有不同的缺口。光束最后由硒质光电池感知。

安妮·施皮尔曼(Anni Spielmann,埃默里克的女儿)在弹奏超级钢琴

安妮·施皮尔曼(Anni Spielmann,埃默里克的女儿)在弹奏超级钢琴

 

超级钢琴可以将同一音色分别作为“纯”音1)也就是基础音色。——译者注和泛音进行组合,来产生复杂音;每一种音色都可以通过“复制”来产生对比度更强烈的音色及其泛音——因此2X12个音色盘片——演奏者可以通过曲杆(knee lever)来混合各种波形。音量则是通过键盘力度大小控制的:压力的大小可以控制可变电阻,进而控制琴内光源的亮度,最后达到音量的变化。演奏中,超级钢琴的音高调性也是可调的,要做到这点,只需要调节光盘的转动速度。施皮尔曼想把超级钢琴打造成一种价格适中($300)的家庭键盘乐器,既可以当作钢琴演奏,也是一种早期的采样键盘——使用赛璐珞胶片可以“画”出各种乐器的波形,演奏者因此可以创造出“交响乐团一样多的乐器”——至少当时的广告是这么说的。

 

超级钢琴用于制造音色及其泛音的赛璐珞光盘

超级钢琴用于制造音色及其泛音的赛璐珞光盘

 

1929年1月9日,超级钢琴在奥地利文化协会(Österreichische Kulturbund2)Austrian Culture Union)所组织的一场音乐会上,第一次在舞台上现身。音乐会上,著名作曲家、钢琴家埃里希·沃尔夫冈·科恩戈尔德(Erich Wolfgang Korngold )在表演中一只手演奏古典钢琴,另一只手演奏着超级钢琴。之后,2月14日,施皮尔曼在维也纳广播电台RAVAG里展示了超级钢琴,并以“光亮会说话,光亮会唱歌”(Das Licht spricht, das Licht musiziert3)Light speaks, light makes music)为主题进行了演讲。

1927年版的超级钢琴,奥地利维也纳科技博物馆(Museum of Technology,Vienna Technical Museum)馆藏

1927年版的超级钢琴,奥地利维也纳科技博物馆(Museum of Technology,Vienna Technical Museum)馆藏

 

维也纳科技博物馆馆藏的最后一台超级钢琴,图为赛璐珞光盘以及光源

维也纳科技博物馆馆藏的最后一台超级钢琴,图为赛璐珞光盘以及光源

 

维也纳科技博物馆馆藏的最后一台超级钢琴

维也纳科技博物馆馆藏的最后一台超级钢琴

 

超级钢琴似乎一共生产了有几台,但最终仅有一台在二战浩劫后留存下来,1947年后,这台唯一的超级钢琴被保存在维也纳科技博物馆中。施皮尔曼曾经在超级钢琴的基础上又制造了一台名为“交响琴”(Symphonium)的乐器,在音色上,超级钢琴的音色类似于风琴音色,而交响琴的音色则是由各种交响音色组合而来的:木管、铜管和弦乐器总共可以生成15个组合音色(是超级钢琴的两倍4)原文为“to the Superpiano’s two”。——译者注)。

1933年,随着国家社会主义份子在奥地利和德国掌权,超级钢琴的开发被迫中止,商业化也遭到失败;施皮尔曼由于是奥地利犹太人,他的处境也越来越糟,建筑师执照也在1938年被吊销。后来,施皮尔曼与女儿安妮逃到伦敦,后来又辗转来到纽约,最终在1944年获得了美国国籍。施皮尔曼似乎本想在美国继续超级钢琴的开发,但大概是因为音源机制与之类似的威尔特光声琴已经出现(开发者也是逃到纽约的犹太人),且哈蒙德琴在家庭乐器市场已占垄断地位,开发工作未能继续下去。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赞赏超级钢琴的信件,1944年,美国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赞赏超级钢琴的信件,1944年,美国

 

1928年施皮尔曼为光电音源装置申请的专利

1928年施皮尔曼为光电音源装置申请的专利

 

皮特·东豪泽(Peter Donhauser)维也纳科技博物馆基础部(Division Fundamentals)负责人与超级钢琴的视频:Klangmaschinen.ima.or.at

first-show-of-the-superpiano-2

东南密苏里报( Southeast Missourian Newspaper)在1929年刊登的超级钢琴报道

东南密苏里报( Southeast Missourian Newspaper)在1929年刊登的超级钢琴报道

 

澳大利亚报纸《水星》(The Mercury)剪报(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1860~1954)

澳大利亚报纸《水星》(The Mercury)剪报(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1860~1954)

 

1929年新加坡报纸《Straights Times》剪报

1929年新加坡报纸《Straights Times》5)疑为新加坡《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译者注剪报

超级钢琴正面图,图中出现了混音曲杆、踏板以及扬声器

超级钢琴正面图,图中出现了混音曲杆、踏板以及扬声器

 

埃默里克·施皮尔曼的美国入籍证,1944年

埃默里克·施皮尔曼的美国入籍证,1944年

 

个人简介

埃默里克(恩斯特)·摩西·施皮尔曼(1873.6.23,奥地利维也纳——1952,美国纽约皇后区埃尔姆赫斯特)

埃默里克·施皮尔曼是一位维也纳建筑师。他在19世纪中期生于一个摩拉维亚的犹太族家庭。施皮尔曼的父亲是商人赫尔曼·施皮尔曼(Hermann Spielmann ,1842—1925),母亲是约瑟芬·弗兰佐斯(Josephine Franzos,1950—1918)。1892到1899年间,高中毕业的施皮尔曼师从科技学院的金·卡尔(King Karl)和卡尔·迈尔·埃德尔(Karl Mayr Eder)。1903年以前,施皮尔曼一直在与威廉·斯提亚斯尼(Wilhelm Stiassny)和弗雷德雷奇·欧曼(Friedrich Ohmann)从事建筑工作。1904年,他开始与建筑师阿尔弗雷德·泰勒(Alfred Teller)研究分离主义风格建筑,后来又转向新巴洛克和古典风格建筑,直到1932年前,他一直在从事这样的独立工作。1938年,施皮尔曼的建筑师执照因为他的犹太人身份而被纳粹当局吊销。1939年5月6日,他与女儿安娜逃往伦敦;1944年8月22日,又迁居纽约,同年入籍美国。施皮尔曼于1952年去世于美国纽约。


 

参考资料:

Peter Donhauser, Elektrische Klangmaschinen, Vienna 2007.

The archive of  Regina Spelman, Deborah Lucas, Dan Lucas

注释   [ + ]

1. 也就是基础音色。——译者注
2. Austrian Culture Union
3. Light speaks, light makes music
4. 原文为“to the Superpiano’s two”。——译者注
5. 疑为新加坡《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译者注

One Response to “ 1927年:Superpiano、Symphonium [奥地利]Emerich Spielmann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