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y18787's Blog
关于我玩的,我学的,我想的,我希望的

记得 2011年2月9日

大年七天就这么过去了,什么也没干,连续宅在家七天,上网,上网,还是上网。昨天想起来小H当时推荐给我的视频编辑软件,弄来之后玩了玩。又想起来电脑里还有几段高中时候录下的视频,在上次做个小段子的时候无意间落下了,于是又拿了新的软件做了这么个小段子。做着做着就想起来以前的好多事情,导致一晚上没睡好觉,又感觉让想法变成文字也许会舒服一些,就打下了这些不知所云的东西。

其实我感觉我这高中三年过得其实挺快乐。同学不会(也不太想)耍心机,没有现在感觉更隐晦却让人感觉更强烈竞争,还记得每天七点或者七点半下课之后快速吃晚饭回到教室等着上晚自习的那段时间,还记得小猴满手的钢笔水,几乎永远是第一个在上晚自习之前进入教室之后安静地坐下算题的人;然后一直想自己学习,最后终于如愿的大刘;自习时永远带着P3的小温,还有安排浪漫的时候;写写作业就变成画画,永远有好吃的,让人馋、但是永远都说自己吃得很少,实际上也是吃得很少的苏;还有一时来一时不来的孔,其实我俩关系一直不错。原来总感觉那些画面可以在记忆中永远存在的,但是现在却变得渐渐模糊,但却总是在一些时候变得异常清晰。现在上课的时候,想起原来上课时在后排和邻居带听不听的生活,现在可以永远带听不听,但是却少了那些陪我的人们;现在每天下午一点半上课,让我感觉有些忙碌,下课之后总要匆匆找一个自习室找个桌子睡一觉,永远都是自然醒,醒来之后头上永远吹着空调干热的风,却没有人会叫醒我了。三年几乎没上网的我现在几乎天天在上网,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变了。可是,变了又能怎么样,不变又能怎样呢。日子还要往前过,过去还要往后退啊。

还记得,每天周六下午的小考完事之后班级剩下窸窸窣窣的人,男生除了少数几个人(包括我)之外全部跑到网吧休闲,我可能在啃完几道题之后跑到三角地的书店找几本书看,永远是到教育书店家看完之后在里面的那家书店买,或者上楼上的京连书店买;再者上步森、友谊买些零食吃;夏天的时候跑到中央桥,从大坝上绕一圈回到学校,收拾好要写的作业,趁着看教学楼的老大爷撵人之前回到住的地方,写写作业,吃点东西,听点广播,或者发会呆。那些日子当时感觉很习惯,很板,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那么简单那么平凡,那么令人回忆。想起来我是个多么不入时的人,苏给我挂了点韩流,让我现在跟班级的同学对话的时候还可以跟他们说“我喜欢Kara”,说徐仁英好看。还记得在那个住的小屋子广播信号不好,每次听广播的时候还要摆出奇怪的姿势;房东阿姨人特别好,在我起不来的时候叫我一声,来不及吃早饭的早上给我几个小火烧;她家的小女孩那么有趣,虽然有些让学习压得难受。

当时我的MP3里面永远放着别人听两分钟就会放下的歌曲,我却感觉那么好听。知道我放进了一些电影和梁静茹的歌曲,她才变得受欢迎了。还记得葛和王为了看《痞子英雄》放了一集进去,让我也很关注里面人物的命运;一次放假之前她给我放进去了个《2012》,我在火车上呆的还算平静。还记得我喜欢的Befour和B.W.O,在我高三之后再也没有出过新曲,还记得一到体育课就无所适从的我;还记得一直想学,最终还是放弃的篮球;一直打不好的羽毛球,迷恋网球的小刘;最后打布子的时候。

下课以后大家总会“哇 土豆条”,然后一起分享买到的锅巴还有周小玲;价格永远是最便宜,店主永远是那么和蔼的鑫洋超市,寝室里最好的高姨和刘姨,给了我们环境不错的606;寝室里大家的关系一直还算不错,还算轻松地过了一年多。

还记得跟我关系那么好的那些同桌,孔,苏,宋,后来的东宝,最后的LZ,饱受我折磨的宋,只要和我一挨暖气坐,就会看到蟑螂,但我总感觉我没有那么脏吧,谁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概率呢;一直后悔自己没在高中三年练好自己的能力,光顾着发傻了,现在却傻眼了。还有那些上课和孔说话的日子……不知道是不是我和你唠嗑耽误了你的学习呢……

还有班级篮球赛喊加油的日子,我那次哭笑不得的指挥。还有那些平凡的日子,高兴的日子,难过的日子。

恰巧换到了张震岳的《思念是一种病》。思念的确是多余的东西。也许没了她,感觉会好一些了吧。

我还希望,我记得那段时间。我还希望,我们大家能再见。我们的那个教室,三号楼三楼最里面的教室,门上有教室(8),里面,还有我们曾经坐过的桌椅,看过的黑板,我想,她们还在等着我们。

 21:54

分类 随便写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