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关于我学的,我玩的和我想的
去年暑假,由于各种原因,我八月份才匆匆忙忙地拿着两天前改签的火车票,坐着回了家。归家心切的我,还真没觉得这二十四小时少吃少动、不上厕所的旅程有多么辛苦——就这样匆忙地赶回了那个小县城,匆忙地除了站,匆忙地看到等待我的家人,匆忙地打车回家、吃面睡觉,把车上的幻想,全部伴着“下车面”吞了下去。
Tags:

仅保证5W正确,不保证完整还原当时情境及其细节。

九份一〇三二

出发去九份的那个早上,阳明山就已经不太晴朗。因为来自不太下雨的地方,我已经在台湾丢了两把伞,再不想对这种易耗品加着任何投资;抱着“总有人会带伞”的侥幸心理,我跟着大队伍走向台北车站,坐上开往瑞芳的火车。

......
Tags:
现在是华北地区初春的时候,它让我想起了偶然遇到的一个场景。那是我一直想忘记,而忘记不掉的场景。
Tags:

(一)我的历程

我总觉得应该抽个时间晒晒自己学琴的历程。

七岁的时候我开始学电子琴。当时学琴的目的很简单,家里人都要上班,觉得我一个人在家对世界绝对是种威胁,但把那个年龄的我送到托儿所又完全高估了托儿所的民事范围,因此这种所谓乐器班绝对成为他们认为理想的安全场所之一。又加上被选中的艺术学校用了我们的地名作为冠名,显得相当金光闪闪,于是我就理所当然地开始了我的乐器学习旅程。

 

...

Tags:

男人他首先是个人,其次他是个男人。

男人小的时候过一样乐器,又可能是出自男孩的本性对电脑这种东西很感兴趣,于是又顺便对摄影有了好感。男人对一切男人感兴趣的器材都感兴趣,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很可怜,因为想买的东西总是比自己支付得起的范围要宽。男人又发现自己总买东西却又不出产品太没面子了,又开始试着从“白手起家”做出来一些东西。可是做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忍继续听下去。男人于是意识到,还是要有老师带领啊。可是他有疑惑了,我上哪里去找老师呢。

Tags:
三弦这种乐器给我唯一的深刻印象就是在京韵大鼓(?)中那个经典的旋律桥段。对我来说,三弦本身就是一种颇为幽默的乐器。这种成见可能是来源于当年郭冬临和冯巩在多年前春节联欢晚会的一个形式奇特的相声。但总之,三弦在我眼中就已经约等于“幽默”,甚至听到三弦会发笑也是有可能的。
Tags:

其实我经常上人人和微博,只是很少发言,也很少去踩别人的主页。不分享,不喜欢,不说话,不评论。这样的情况被我扣上了一个“网络自闭症”的帽子,这帽子已经也顶在头上有相当长的时间。情况的出现一定是有原因的,原因便是某一次让我感到世态炎凉,不再可相信任何人的事件。这一切倒没什么,除去一个让我觉得相当危险的信号——网络的自闭渐渐地扩散到我的三次元生活。

Tags:
这是一首值得听的歌。(待续)
Tags:
今天难得趁着在考试周的时候来到教室自习。中午十二点到一食堂吃完饭,跑到教室自习。下午五点多,跑出来吃了个饭,溜达了一圈又回来继续坐着。突然有点回到了高中的感觉,只是我现在很难抱着虔诚的心去学习了。待续
Tags:
今天剪了胡子吧。
Tags:
    总共2页,当前第1页 | 页数:
  1. 1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