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经常上人人和微博,只是很少发言,也很少去踩别人的主页。不分享,不喜欢,不说话,不评论。这样的情况被我扣上了一个“网络自闭症”的帽子,这帽子已经也顶在头上有相当长的时间。情况的出现一定是有原因的,原因便是某一次让我感到世态炎凉,不再可相信任何人的事件。这一切倒没什么,除去一个让我觉得相当危险的信号——网络的自闭渐渐地扩散到我的三次元生活。

 

我的人人上大约存着30多个待通过的好友申请,原因只是因为我不知道该点允许还是拒绝。那天晚上睡觉,突然想上下人人。无意间点了好友申请。看到那三十个待通过申请,刚刚关闭,突然觉得名单有一些东西觉得我多看一眼,于是便重新点开了那个页面。后来看来。这是一个让我觉得又兴奋却又遗憾的一个动作。

 

一个相当熟悉的名字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个在心里呆了太久太久的一个名字,或者说一段记忆。用“很久以前”来说虽然会有些过分,但我却仍旧想用这四个字来开始故事。

 

那时候我刚刚上小学。当时我还是个适应力稍差的人,在小学第一天因为不熟悉环境大闹一天不说,还很难和别人沟通。我还记得那是一年级的夏天,我们的教室还在教学楼旁边的四个平房里面。我还记得好像是那天我因为在数学课上因为写数字“5”不合规则而被老师下课罚重写,我还记得我当时满眼泪水地在下课的时候依旧在抄写数字“5”,直到老师似乎不屑地让我下课。

 

教室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因为是强制要求,下课时候教室里不能有人呆着。我迷茫地起身准备出门,却看到一个女孩怯生生地站在平房地门口,靠着门框向外张望。

 

我还记得他当时穿着一条裙子,是花式的还是纯白的已经有些模糊,但我记得她的头发就好像烫过一样,有些当时流行歌手的感觉。我叫出了她的名字。

 

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声就准确地叫出了她的名字。她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的交流。我记得我在门边和她一直站到打上课铃,回到座位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似乎有些忘却了全部小学班级同学的名字,她的名字却一直保留在我的记忆中,而且在我在人人上看到她之前,她的名字偶尔还是会从我的思维中跳出来,告诉我还有这样一个人。直到今天我也在困惑,为什么我还是会记得他,为什么那些镜头会一直出现。

 

再后来,二年级,三年级,我略略微微知道了一些关于她家里的故事。老师曾经在和别人的闲谈中说,她的家里管她管得很严格,要她每次都拿100分,作业都要拿优。为了拿优,每次因为错一点变成良的作业都会被她撕掉重新完成,再送去老师判。当时我虽然还小,但却一直觉得她很可怜,因为当时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拿到95分或者更高,至于100分则是个太奢侈的巅峰,而她每次都要100分,而且都要优,会很累很累吧。有时我会有意无意地看看她,却觉得她怎么看都好像很疲惫,虽然当时的我看到她无法判断她的状态是什么样,但今天回想起来那时的她脸上的的确确有些疲惫。但是除了看看她我什么都不能做,因为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三年级的时候,也许是二年级下学期的开学,第一天报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的座位空了。我的心里很疑惑她到底去了哪里,却无法问、也不敢问老师。后来老师公开地告诉我们她因为父母的工作调动已经去了外地。我听到之后有一些想念,或者说叫一些怅然,因为身边一个非常关注的人突然消失,又没有办法获得到她任何联系方式。于是我只能继续学习,偶尔会望望她的空座位,直到有一次调座她的座位被别人占上。

 

然后就是四年级五年级了。当时的我似乎真的经历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似乎对爱情真的有了极为模糊而浅显的认识。当时大家最大的兴趣就是八卦同学到底喜欢谁,连男生之间都会相互告诉到底喜欢谁。我同样被当时可以说最好的伙伴问到了这样一个问题。我当时心里犹豫了一下,嘴上却说出了她的名字。那个当时已经离开我的视线的,她的名字。

 

到现在我仍旧不知道我当时说出她的名字是因为什么,我至今也无法承认我当时是不是真的“喜欢”过她。也许是我当时根本就是为了装蛋而拿这么一个遥远的人当挡箭牌,或者也许这真的是我心里的声音,只是我的心不愿意让我说出去而让我有一种说谎的感觉。但我的的确确是这么说了。

 

我喜欢她的消息自然因为小时候极差的保密性不胫而走。知道了这个消息的同学纷纷因为我的所谓“异地单相思”而唏嘘不已。我在承担着这样的舆论评价的时候心里却也在慢慢疑惑,我是真的喜欢她吗。

 

不管我喜不喜欢她,但她的的确确是我这十年来唯一一个经常会想起的小学同学的名字。她的样子,她那天的裙子,她的发型,她的作业本,她的头花,真的都会在有些时候突然出现,在我中学看书的时候突然会走神,高考前夕复习的时候突然会让我还在写公式的手颤抖一下,大学的一些夜晚突然会想到她。而次数,却也逐渐频繁起来了。

 

我只知道她去了一个不算遥远但也不算近的地方,我只知道她好像过得还好,我也只知道她好像和我同岁,除此之外,我一无所知。我甚至还幻想过她也来到了北京上学,我记得她,她也还记得我,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我甚至一直在奢望她在我注意她的时候,也注意过我。我想了太多太多,太多太多。

 

一切曾经的想法在我接受了她的好友请求后终于结束了。我终于可以不再用这样的想法度过每一个想到她的时刻了。

 

我还记得她,她却可能不太记得我了。

 

我加了她的人人,立即跑进了她的主页。我很少主动跑去一个人的主页,很少留下脚印,但我此刻却巴不得他看到我曾经来过她的主页,然后跟我联系;我看到了她的资料,她没有来北京,在另一个城市的另一所大学读书。她在学文。她好像很好。

 

这让我非常高兴。她过得很好,她学了文,而我在高中三年理科的辗转反侧后,也学了现在也让我疑惑的文科。

 

我又少有地给她留了言。甚至戏谑地说,说我为了想联系到他“放弃了我所有的尊严”。我只希望她能回答我,一句也好。我只写了一句“真的是你吗”,但想想又写了一句“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多年之后又看到你”,希望她能有所感觉。但我发出去之后之后却又后悔了。让我觉得自己如此鲁莽并不应该。于是我带着这样复杂的感觉迷迷糊糊地度过了晚上。

 

第二天手机上突然响起了人人站内信的声音,我几乎马上爬起来看看她对我说了什么。果然是她,果然是她的回复,但是回答却并不是预想的情况。她说自己的手机除了问题,没有看到我发的那句话,问我发了什么。我长吁了一口气,暗自庆幸我的激动并没有带来什么灾难性的后果。于是我改口了。

“啊。我很惊讶这么多年之后又看到你了。”

她说她也很惊喜。

我又问她后来有没有回过老家,她说她中考之后回去过一次。我们将近十年后的第一次对话就这么结束了。

 

我突然觉得有些失落。这十年中每次我想到她,都觉得有好多问题想问。你过得怎么样,家里怎么样,你现在还会弹琴吗,或者……有男朋友了吗,太多太多的问题,甚至连叙叙旧都可以,虽然我们只在一起三年,但是多少还会有写印象吧。

 

但是什么都没有。问完最后问题,收到她的回答后,我的手停在键盘上,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将话题接下去。于是我那开手,默默地关掉了窗口,似乎还带着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情绪。

 

我从未指望过一些类似的喜剧发生在我身上,但出自趋利的幻想总是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在我的脑中。这样的情况我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却又觉得有些意外。我本来就是一个脑子乱了套的人,面对这种结局有些不甘,但却又觉得理应接受。

 

直到现在,我还会想起那个一年级夏天的上午,那时我刚被老师罚写结束,擦掉眼泪要走出教室,我还会想起那个倚在门口的女孩,她穿着裙子,怯生生地看着外面。

 

而我,我不会想说类似“当时如何如何就好了”之类的话。如果我又回到了当时,我想我还会说和当初一样的话吧。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她一定会远离我所在的城市,她会变,我也汇变,而我的变化我有些无法接受,她的变化,我也无从知晓。

Tags:
更多

名字:

个人主页地址:

E-mail:

内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