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他首先是个人,其次他是个男人。


男人小的时候过一样乐器,又可能是出自男孩的本性对电脑这种东西很感兴趣,于是又顺便对摄影有了好感。男人对一切男人感兴趣的器材都感兴趣,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很可怜,因为想买的东西总是比自己支付得起的范围要宽。男人又发现自己总买东西却又不出产品太没面子了,又开始试着从“白手起家”做出来一些东西。可是做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忍继续听下去。男人于是意识到,还是要有老师带领啊。可是他有疑惑了,我上哪里去找老师呢。


男人他很喜欢深沉的样子,他每时每刻也在努力做出深沉的状态。但是又可能是因为个性的原因,他总是深沉深沉着就变得多说话了。他自己也对自己很无奈。因为对他来说,多说话对男人来说就很轻浮了,但对女孩可能就不是。


男人的感情世界很复杂。他对别人有着奇怪的感情。他觉得每个人都要比自己强好多好多,自己又太弱太弱。


男人很胆小。胆小到连自己都不敢跟自己承认自己的喜欢和讨厌。男人认为这在别人看来大概就是所谓的“闷骚”吧,但是无论如何,他现在就是不愿轻易地把词语从意识变成声音了。


男人觉得世界很不可信。一切都不可信。一切靠自己脑补出来的幻象和合理的巧合都可恶地让他无法意识到世界的不可信。


男人是个矛盾的人。男人觉得自己知道一些东西,但那些知道的东西却没有一样做得优秀。男人又觉得世界无穷得令人沮丧。男人看了一本书,又从这本书发现要看另一本书,就这样最终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回环,一直见到回环在前进,却又总也找不到尽头。


男人想,这世界要是纯粹一点就好了。就像小时候在电影和动画片里所展现的那样。如果只有“好”和“坏”,没有“80%的好”以及“20%的坏”就好了。可是现实永远不是这样的。这点男人在生活中逐渐体验到,却又无力去改变。有一天他突然觉得,其实这世界一直是这样的,好和坏永远都没有界限。他想把自己这种奇怪的世界观归罪给小时候媒体的影响,却又发现根本无从责怪。媒体正鄙夷地回答着他,“为什么跟你同龄的人都意识到这个世界不是绝对的,唯独你还这样呢?”男人想了想,这也有道理。怪还是要怪自己啊。


于是他就觉得什么事情都是自己的缘故。什么都是。但时间过了一些,他又觉得不对了,为什么什么帽子都要扣到我的头上?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呢,男人这么想着又为自己而打抱不平了。于是他又发现,原来先发制人地责怪自己看起来并不是什么高尚的表现。虽然高尚不是给人看的,但是高尚依旧没人看得到。


Tags:
更多

名字:

个人主页地址:

E-mail:

内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