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华北地区初春的时候,它让我想起了偶然遇到的一个场景。那是我一直想忘记,而忘记不掉的场景。


那是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们许多人被突然征去参加实习。实习的地方不远,公交车司机一脚油门,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那段时间我们几乎所有人的作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律水平,但这算是后话,在这篇文章里更算是跑题了。


工作地点不远,内容也不算劳累。所有人除了日常的事务,还能留下不少的时间刷淘宝、打网游,看连载。那是一种规律、存在感不强的工作,对我来说,谈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


其实对我来说,这项工作最令人感到不错的一点就是可以和一同实习的“同事”们一起回去。大家相互之间相处了两年,对彼此都已经有所了解,几乎不存在陌生一说,一路上大家又有共同的谈资,到了地方还可以就近找家饭馆解决晚饭问题。即使工作像机器一样规律,下班这点聚会的时间也是令人愉快不少的。


那是实习第一天的下午,包括我在内的几个人并没有什么事情干,觉得在单位守着似乎有些无聊,于是便一起坐公交车回到了学校。


虽然是下午,但还没到下班的时间,路上的车并不多,快速公交的速度于是便颇为可观,没一会便回到了学校。大家聊着天,便拐进了学校食堂边的马路上。


食堂的前面有一块草坪,稀疏地栽了几棵树。草坪的中央有一块不小的石头。初春时节,园林工人经常要拿着一卷又一卷的喷灌管道一次又一次地插到草坪上。经过喷灌的这些草坪不久就会从黄色变成绿色。


下午的阳光很好,偏近夕阳的光线斜着照进的学校,照亮了整条马路。所有的影子都在树和人的背后显现出来。背后楼房的墙面也被打亮,金色的反光也给影子们涂上了一层颜色。草坪在太阳的作用下变成了水晶般的绿色,喷头的水似乎凝固在空中,变得分外透亮。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时间甚至都被拉长了。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我只能想到那天阳光包裹在身体周围的感觉,经过草坪的情形在我的思维中一次又一次地重放着。


在那草坪中央的石头上,有一位工人,穿着园林管理的工装。他坐在那块石头上,脸好像微微上扬,似乎在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他一动不动,若不是一旁的喷灌机仍在一次一次地喷水,我甚至以为时间被暂停了。光线太强,他的身体在逆光下简直变成了剪影,落在我视野的黄金分割点上。一旁的树好像开满了花,亮色的花瓣与他这个微小的剪影形成了微妙的对比。如果我当时手里有部相机,我一定会把那绝妙的构图记录下来;那画面的美丽,惬意的感受让我至今难忘。


远远地,我们一行人便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大家似乎都默默地感受到了那份阳光下的惬意;大家慢慢地向前走着,与他的直线距离越来越近。我想,这距离逐渐变小的同时,这种幸福也会逐渐地放大吧。


走近一点,他的轮廓逐渐清晰了起来,那是一个管理员林的男人。
再近一点,他的一直脚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他的头似乎并没有上扬。
再近一点,他的手似乎放在了那只脚上,我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却觉得有些失落。
再走一点,我们走到了他的另一侧,这回我看清了:他在抠脚。


在抠脚。


我刚刚所有惬意的幻想和美学的享受似乎在那一瞬间被彻底击碎;我本在之间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将这一个完美无憾深深地刻在脑子里,以后时不时回想起来,也好为自己平淡无聊的日子增加些乐趣。但现在,那场景的确是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但却,多了不该多的后半段。


但无论如何,现在我想起这段每每让我感到失落的画面,失落却是次要的,更多的,似乎是羡慕与怅然。


如果能给我一点抠脚的时间,该有多好呢。


2014.4.3 于图书馆。
Tags:
更多

名字:

个人主页地址:

E-mail:

内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