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的日志归档
去年暑假,由于各种原因,我八月份才匆匆忙忙地拿着两天前改签的火车票,坐着回了家。归家心切的我,还真没觉得这二十四小时少吃少动、不上厕所的旅程有多么辛苦——就这样匆忙地赶回了那个小县城,匆忙地除了站,匆忙地看到等待我的家人,匆忙地打车回家、吃面睡觉,把车上的幻想,全部伴着“下车面”吞了下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