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y18787's Blog
关于我玩的,我学的,我想的,我希望的

琥珀人生 2018年2月3日

突然觉得,应该在自己的电子疆土上踩下几个脚印了。

有必要在人生过去一小半的时候,回头看看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好事。我一直在尝试寻找一个合适的词语描述自己碌碌无为的intro。那些被差不多已经被榨干最后一点营销价值的公众号术语们已经没什么用了;我需要自己造一个词。

于是想到了:琥珀人生。

(一)

几千万年前的一天,一只小虫正在松软的土地上啃食一片刚落地的叶子。

那片叶子味道不错;刚刚刮的一阵狂风经过森林,将这片刚成形的嫩绿叶子从大树上扯了下来。炎热的午后,能碰到一餐这样的下午茶,也算是在小虫短短的一生中,留下了令人欢欣的瞬间。

炎热的午后,树都在出汗。

小虫涉世未深。懂得太多并不现实;它的一生,极尽平安,可能也不过几个日出日落,而这世界的复幻,也不是几个太阳的时间所能体验的。它不会料到,几秒钟后,头上的那滴松脂将滴在他头上,将它包裹起来。

小虫挣扎了几下后放弃了。没有人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挣扎过,同样,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放弃了。它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了。

但是自然快照了它。生命以奇怪且偶然的方式和它交换了永恒。它付出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当然,也没有人关心。

(二)

我想,我就是那只琥珀中的虫。我被凝固在那个时刻,像被吸进黑洞中一样,看着洞外的人在迅速的变化,自己却在松脂中无法动弹。

而且,愈加僵硬。

一直觉得自己活得过于透明。大部分想法都想说出来,大部分计划想跟人分享,无法接受和不喜欢的人做事。从小被教要做诚实的人,经历了青春期的撒谎年代后,现在却急切地想变成一颗琥珀,想过昭然若揭的生活。很难再学会隐瞒,很难再去神色镇定地说谎,但却为绝对无法说的事情,保持着矛盾的沉默。

还好是琥珀。好在僵硬。

偶尔视奸到同龄人的动向。看到求婚,结婚,孩子,房子。自己在松脂中,只有那片随着自己一同边僵硬的碎叶。已经吃不到它,它也无法被吃。

不知道火山的岩浆,能否把琥珀一同卷进灰和热里,伴着看不见的暗红,一起粉碎,成为地层的渣滓。

分类 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