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y18787's Blog
关于我玩的,我学的,我想的,我希望的

眼线 2011年5月28日

终于周六下午可以有一些时间歇一会了。最近事情虽然不多但是每件事情都要占用一些时间,弄得自己有些忙。趁着这点闲下来的功夫写点东西吧。

还有一周就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了。回想了一下自己高中时候的日子,突然又想起来一个很熟悉的词:眼线。于是就想随便说说自己的看法。

本文有夸张之处,请勿对号入座。

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心里面总是认为“班主任”这种事物是神通广大的。首先,他/她能像一粒灰尘一样随时飘到人看不到的地方,然后观察你的一举一动,然后突然冲进教室,从你的桌肚中拿出一本都快被翻烂了的《意林》或者其他杂志;其次,无论我们怎么切断班主任和家长之间的联系,他们之间好像总能有信息来往,好像是开了蓝牙一般。我甚至能想象到,当自己因为被班主任打了小报告而受到训斥的时候,班主任脸上会挂着如何骄傲的笑容。

可能上面两点还不算班主任的厉害之处。至少在我看来,如果一个班主任修炼了三年以上的时间,估计就能炼成这随意漂浮和蓝牙的功能了。但是这最后一项能力就有点让人不寒而栗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至少我身边的同学就有过这种经历:下午、晚上自习的时候,同学们正在认真地学习,这时,班主任突然静悄悄地飘了进来,紧接着飘到某位同学地旁边,弯下腰对他耳语了一声就离开了,紧接着这位同学就走了出去,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他原本很阳光的表情好像就消失了。

根据我的亲身经历,班主任耳语的内容就是“跟我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而谈话的内容就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虽然在学生自己看来并无大碍,可是老师非得认为事态严重,或者苗头不正,要进行一系列思想教育、警告以及通知家长的威胁。我的这种推测也在和身边人平常的聊天当中得到了证实。

可是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老师根本没在旁边,但是听老师的语气,好像他亲身经历了这件事情,而且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如指掌,熟谙于心。那他究竟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事情呢?老师的消息灵通就不免引起了一些恐慌。

其实,不仅在高中,小学、初中时候的班主任就已经具有了这种非凡的超能力。当时的同学也非常奇怪老师是如何获得的这些信息。于是,从小学到高中,经历了十一二年的分析推论,大家终于得出了一个最能让人接受的结论:在这个班级里有一种叫做“眼线”的人。

“眼线”,顾名思义,就是“线人”。这种人就好像谍战片里面的间谍一样,表面上是学生,其实还具有另一层特殊身份:他会默默地帮助老师观察班级里面所有人的动向、所有“不良事件”的发生,并忠实地记录下来,然后向老师定期地汇报信息。老师会根据此人汇报的结果进行“反馈”,这“反馈”必然就是“来我办公室一趟”了。当然,这句话不一定是反馈的时候说的,比如有快递的时候老师也会这么说。

这样的分析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几乎班级中的所有人都相信班里有“眼线”,随时会跟老师通气。紧接着便是人人自危,做什么事情都会左右顾之。然后就是“草木皆兵”,总会向老师办公室跑的人就可能会被认定是“眼线”,受到流言蜚语的影响而受到一些人的冷落,虽然他去办公室只是单纯地问题。这样有时弄得大家很是尴尬,虽然不愿不相信他人,但却又不敢相信他人。

我也被怀疑过是眼线。现在想想,应该这么说:我当然被怀疑过是眼线。因为经过我的推测,我想大家认为我非常可能成为眼线的原因有三:

  • 首先,我高中的时候不太喜欢运动和出去溜达,我这样的人很可能和老师搞好关系;
  • 其次,我还有个宣传委员的闲职,所以可能和老师比较近。
  • 至于第三条原因,其实我没想出来。不过一般这样的小文章都喜欢说“原因有三、原因有五”,说“原因有二”好像不大合适,因此这第三条就这么放着吧。

当然我不是眼线,我也真的不愿意当眼线。因为在我看来老师认为那些“影响极坏、苗头极歪”的事情其实真的算不了什么,大家自己都有判断正误的标准,虽然可能需要一些指导,但是也不至于用这种强制的方式加以干预,这样反而会搞坏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另外,眼线可是个累活,不仅要兼顾到自己的学业,还要每天孜孜不倦地观察别人的生活,像我这种自己弄自己还有点手忙脚乱的人还是不能胜任;最后,如果真的当了眼线还怎么跟同学相处呢?难道看着同学被训得灰头土脸的会有快感吗?……不过,我在初中的时候还真的有一次,借着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跟老师说了我怀疑的一个人,不过事后想起来,还感觉自己真的是不应该轻率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话题转回来。因此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三个教育阶段的同学无一例外,最终还是没有揪出来这(几)位神秘的“眼线”到底是谁。当时对此的猜测,也随着过去的日子一起和那时的其他谈资一起沉入了时间的大海。到了现在,也可能只在同学再见面的时候,作为娱乐、回忆的话题一起让大家高兴一把,而对于眼线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其实到底有没有眼线呢?谁也不知道。可能有,因为有些同学可能本着自己的责任心,想让班级更好地进步,而向老师反映一些自己认为不对的现象,只可惜同学认为这种行动有些狗拿耗子,没法理解,而反映现象的同学也可能迫于舆论压力而不能告诉大家是自己“为了大家好”而告诉了老师,最终就只能自己不吱声了;也可能没有,因为我曾经就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聊天,然后老师问我班级最近的动向如何,我感觉班级的状态挺好的,于是说“不错”,只可惜老师总是有些坚持认为“有问题”,然后批评我“没有责任心”,在几次回答了“不错”的之后,老师便再也不找我问班级的状态了,而事实上这几次在我看来班级状态真的很“不错”。

在我看来,正如前面所说的,即使有“眼线”这种角色,现在追究眼线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日子还要往前走,如果真的有“眼线”,他以前做过的事情已经变成过去了,再翻旧账结算这些事情,意义并不大;当然,“了解一个人的过去”是重要的,不过不知者不为罪,他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中行动在别人看来是不对的。况且“眼线”存不存在没法证实,如果真的要找出来是谁,对着一个无法验证的结论还真的很难得出一个正确的结果。

因此,自然不必再去想这件事情追查的结果,当然,也不会有人再去做这件有些无聊的事情了。不过,还是有几句话要说的:

如果真的有“眼线”,那么便对这位仁兄说一句:以后不要当眼线了,这件事情并不是费力讨好的。

如果没有“眼线”,那便好办了,我写这东西只不过是闲的。

分类 观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