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y18787's Blog
关于我玩的,我学的,我想的,我希望的

琥珀人生 2018年2月3日

突然觉得,应该在自己的电子疆土上踩下几个脚印了。

有必要在人生过去一小半的时候,回头看看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好事。我一直在尝试寻找一个合适的词语描述自己碌碌无为的intro。那些被差不多已经被榨干最后一点营销价值的公众号术语们已经没什么用了;我需要自己造一个词。

于是想到了:琥珀人生。

(一)

几千万年前的一天,一只小虫正在松软的土地上啃食一片刚落地的叶子。

那片叶子味道不错;刚刚刮的一阵狂风经过森林,将这片刚成形的嫩绿叶子从大树上扯了下来。炎热的午后,能碰到一餐这样的下午茶,也算是在小虫短短的一生中,留下了令人欢欣的瞬间。

炎热的午后,树都在出汗。

小虫涉世未深。懂得太多并不现实;它的一生,极尽平安,可能也不过几个日出日落,而这世界的复幻,也不是几个太阳的时间所能体验的。它不会料到,几秒钟后,头上的那滴松脂将滴在他头上,将它包裹起来。

小虫挣扎了几下后放弃了。没有人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挣扎过,同样,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放弃了。它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了。

但是自然快照了它。生命以奇怪且偶然的方式和它交换了永恒。它付出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当然,也没有人关心。

(二)

我想,我就是那只琥珀中的虫。我被凝固在那个时刻,像被吸进黑洞中一样,看着洞外的人在迅速的变化,自己却在松脂中无法动弹。

而且,愈加僵硬。

一直觉得自己活得过于透明。大部分想法都想说出来,大部分计划想跟人分享,无法接受和不喜欢的人做事。从小被教要做诚实的人,经历了青春期的撒谎年代后,现在却急切地想变成一颗琥珀,想过昭然若揭的生活。很难再学会隐瞒,很难再去神色镇定地说谎,但却为绝对无法说的事情,保持着矛盾的沉默。

还好是琥珀。好在僵硬。

偶尔视奸到同龄人的动向。看到求婚,结婚,孩子,房子。自己在松脂中,只有那片随着自己一同边僵硬的碎叶。已经吃不到它,它也无法被吃。

不知道火山的岩浆,能否把琥珀一同卷进灰和热里,伴着看不见的暗红,一起粉碎,成为地层的渣滓。

琥珀人生无评论
分类: 状态

回到wordpress 2017年4月27日

中午突然有空,把之前在另一个博客上的内容都搬回来,至此/home和/blog合并到一起了。

之前一直觉得wordpress可玩性太高,导致自己总想着玩而写字太少,转而使用simplelog。后来发现,写字少根本和用什么程序没关系,懒懒懒才是主要原因。

翻了一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有些矫情有些真情。于是就换回来了。

毕竟没有人看,所以怎么折腾都无所谓;希望以后也能再多写点字。

回到wordpress无评论
分类: 状态

红旗电影院 2017年1月30日

去年暑假,由于各种原因,我八月份才匆匆忙忙地拿着两天前改签的火车票,坐着回了家。归家心切的我,还真没觉得这二十四小时少吃少动、不上厕所的旅程有多么辛苦——就这样匆忙地赶回了那个小县城,匆忙地除了站,匆忙地看到等待我的家人,匆忙地打车回家、吃面睡觉,把车上的幻想,全部伴着“下车面”吞了下去。

红旗电影院无评论
分类: 随便写点

忧郁的台湾乌龟 2016年11月1日

九份一〇三二

出发去九份的那个早上,阳明山就已经不太晴朗。因为来自不太下雨的地方,我已经在台湾丢了两把伞,再不想对这种易耗品加着任何投资;抱着“总有人会带伞”的侥幸心理,我跟着大队伍走向台北车站,坐上开往瑞芳的火车。

忧郁的台湾乌龟无评论
分类: 随便写点

请给我一点抠脚的时间 2014年4月3日

现在是华北地区初春的时候,它让我想起了偶然遇到的一个场景。那是我一直想忘记,而忘记不掉的场景。

那是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们许多人被突然征去参加实习。实习的地方不远,公交车司机一脚油门,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那段时间我们几乎所有人的作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律水平,但这算是后话,在这篇文章里更算是跑题了。

请给我一点抠脚的时间无评论
分类: 随便写点

乐器和机器 2013年5月9日

(一)我的历程

我总觉得应该抽个时间晒晒自己学琴的历程。

七岁的时候我开始学电子琴。当时学琴的目的很简单,家里人都要上班,觉得我一个人在家对世界绝对是种威胁,但把那个年龄的我送到托儿所又完全高估了托儿所的民事范围,因此这种所谓乐器班绝对成为他们认为理想的安全场所之一。又加上被选中的艺术学校用了我们的地名作为冠名,显得相当金光闪闪,于是我就理所当然地开始了我的乐器学习旅程。

乐器和机器无评论
分类: 观点

男人和别人 2012年12月29日

男人他首先是个人,其次他是个男人。

男人小的时候过一样乐器,又可能是出自男孩的本性对电脑这种东西很感兴趣,于是又顺便对摄影有了好感。男人对一切男人感兴趣的器材都感兴趣,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很可怜,因为想买的东西总是比自己支付得起的范围要宽。男人又发现自己总买东西却又不出产品太没面子了,又开始试着从“白手起家”做出来一些东西。可是做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忍继续听下去。男人于是意识到,还是要有老师带领啊。可是他有疑惑了,我上哪里去找老师呢。

男人和别人无评论
分类: 随便写点

SanXian Variation, 给三弦的歌 2012年9月30日

三弦这种乐器给我唯一的深刻印象就是在京韵大鼓(?)中那个经典的旋律桥段。对我来说,三弦本身就是一种颇为幽默的乐器。这种成见可能是来源于当年郭冬临和冯巩在多年前春节联欢晚会的一个形式奇特的相声。但总之,三弦在我眼中就已经约等于“幽默”,甚至听到三弦会发笑也是有可能的。

SanXian Variation, 给三弦的歌无评论
分类: 音乐

我记得你,所以你还记得我吗 2012年9月24日

其实我经常上人人和微博,只是很少发言,也很少去踩别人的主页。不分享,不喜欢,不说话,不评论。这样的情况被我扣上了一个“网络自闭症”的帽子,这帽子已经也顶在头上有相当长的时间。情况的出现一定是有原因的,原因便是某一次让我感到世态炎凉,不再可相信任何人的事件。这一切倒没什么,除去一个让我觉得相当危险的信号——网络的自闭渐渐地扩散到我的三次元生活。

我记得你,所以你还记得我吗无评论
分类: 随便写点

一个Linux菜鸟的回忆录 2012年6月3日

2005年夏天到现在,我已经差不多接触了快7年的Linux.作为众多开源界旁观者中的一员,我也算目睹并经历了开源界的大小事件:比如KDE从能用到不能用再到能用的,比如Gnome从能用到不能用,再比如Ubuntu系统的中文字体从闹心的楷体变成了现在的文泉驿字体,再比如说国内的门户网站纷纷开设了开源镜像站点。在我眼中,至少从Linux本身来看,这七年她的变化,或者说进步是显而易见的:至少她从一个“折腾着用”的系统变成了一个“不用太折腾就能用的”系统。

一个Linux菜鸟的回忆录无评论
分类: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