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标准

1976年:Bell Labs Hal Alles Synthesiser[美国]Hall Alles

哈尔·奥尔斯合成器(图:计算机音乐学报[Computer Music Journal]第1卷第4册)

哈尔·奥尔斯合成器(图:计算机音乐学报[Computer Music Journal]第1卷第4册)

1976年:哈尔·奥尔斯的(贝尔实验室)哈尔·奥尔斯合成器

哈尔·奥尔斯合成器亦称贝尔实验室数字合成器,是电子乐器史上最早的“实时”数字乐器之一,与GROOVE SYSTEM等非实时的数字/模拟混合型合成器不同。这台乐器其实是20世纪70年代中期,哈尔斯在贝尔实验室1)Bell Labs,位于美国新泽西默里山(Murray Hills)。时,研发用于电话的数字滤波器和音源装置的成果。

当时,实验室指派奥尔斯将自己的电话通信研究成果“推销”给实验室的内部人士。结果奥尔斯发现,虽然自己完全没有音乐细胞,但如果将是音乐实时合成功能加入他的演示中,他会轻松得多:

“作为一家研究机构,我们没有(生产)产品责任。作为一家科研机构,我们研究成果的‘保质期’相当短,因此,要让成果产生影响,我们必须进行所谓的‘演示’。这相当于我们在一个搞了一百多年模拟设计的公司里推销数字设计。在这段30分钟的演示里,我表现得相当不错;我展示了自己设计制造的这台数字硬件的实时处理性能。一般情况下,我每周要对贝尔实验室里负责产品研发的人进行几次演示。我曾开发了最早的一种可编程数字滤波器,这款滤波器支持动态配置,能够实现所有终端控制室(end telephone office)的声音过滤和生成(tone generation)。这款滤波器同样能通过一定设置,实现实时播放数字合成音乐的功能。我进行了一个针对电话应用场景的演示(技术上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很无聊),结束时则进行了一个合成音乐的演示。这段音乐演示几乎获得了所有人的赞赏,甚至在最后的时候,有好多人过来看演示,是专门为了听音乐的。”

马克思·马修斯(Max Mathews),MUSIC X系列软件的作者,同样也是贝尔实验室的职员,当时见证了奥尔斯的演示。过后,他激动地鼓励奥尔斯利用纯数字技术开发一款乐器。

“(这台乐器的)目标是兼备工作室级录音能力以及混音/处理能力,此外,它还要具备乐团那样的丰富表现力,并配备位敏键盘2)Position sensitive keyboard,应类似今天具备力度、触后等功能的键盘。——译者注、推子、旋钮、摇杆等类似的人类控制界面。这台乐器还需要一台通用计算机用于设置、控制、录制一切东西。同时,它还得一体化,还得便携。我在吃完午餐回来的路上将提案呈给了我的上司;我们还没走到办公室,他就同意了。”

奥尔斯虽然没有什么音乐技术背景,但他着迷于罗伯特·慕格合成器以及卡洛斯的《连通巴赫》(Switched on Bach)。受这两者启发,他开始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组装新的数字合成器——“一台危如累卵、性能要打上问号的一次性实验室作品”。

然而,奥尔斯合成器项目才刚刚完成,就因为实验室要进行更加商业化的研发,而被搁置一旁,除了内部演示,几乎没有在其他场合出现。这种情况在1977年有了改变。这一年,贝尔实验室和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在庆祝电影艺术学院(Motion Picture Academy)的有声电影50年纪念会上,将这台乐器当作了一台主要的展品。

随后,道格·拜耳(Doug Bayer,贝尔实验室的软件研究员)调入项目组,负责改进这台乐器的人机界面和操作系统。紧接着,这台相当脆弱的乐器被辗转送到好莱坞——在这里,罗杰·鲍威尔(Roger Powell)3)同时使用过这台乐器的人或组织还包括托德·伦德格伦(Todd Rundgren,《乌托邦/Utopia》)、大卫·鲍威(David Bowie band)的乐队以及后来的苹果计算机公司音频实验室。曾受聘在为观众进行现场表演。下面的视频,是当时录制的一段备播带,如果演出前设备坏了,就会播放这段视频:

尽管这台乐器获得了音乐产业的兴趣,奥尔斯最后还是转而进入了贝尔实验室的其他研究领域。在马克思·马修斯使用了一段时间后,1981年,这台乐器被捐赠给欧柏林音乐学院(Oberlin College Conservatory)音乐技术系(TIMARA department – Technology in Music and the Related Arts),在学院里的近期维修中,还换上了更加现代的零件。

《计算机音乐学报》(Computer Music Journal)第一卷第三册(1976年秋)中对奥尔斯合成器的描述

一种便携式数字声音合成系统
H.G. 奥尔斯,贝尔实验室
新泽西默里山,07974

哈尔·奥尔斯合成器由三部分组成

1.一台DEC LS1-11微型计算机,该计算机配有2张软盘,一个可映射64K字库ROM,可用于表查找(table look-up)和I/O缓冲,该计算机还配有一台ASCII AT&T彩色监视器以及一部ASCII键盘。因为输入设备和合成硬件间不是硬连接(hard-wired),而且合成器间的相互连接,是通过将程序调入注册器中实现的,这台乐器有很多种使用方式。比如说,A.实时指定所有控制参数,或者在演奏时指定;B.在演奏前制作文件,但准备过程是实时的,在随后的演奏中,文件可以通过一些子控制器播放;C.文件可非实时地制作或编辑,用以更好地提高原始演奏。

2.音源库,由64个振荡器组成,第一组32个振荡器用于产生声音——也就是最多32复音。第二素32个振荡器用于产生音源振荡器的泛音。声音的波形可以在64K的字库ROM中通过振幅进行查找,或者制作波形。除了音源,库中还有32个可编程滤波器,32个振幅倍增器(multiplier)以及256个包络生成器。所有元件的信号都可以4个16位输出通道中的任意一个,并从这里进入数字模拟转换器,最终输出。

3.多个输入设备,包括两组61键键盘(让乐器能够有双音色),4个3轴摇杆以及一组72个推子。在计算机的带宽限制内(每秒约1000个参数变化),这些控制器能够让音源产生实时参数变化,并让乐器能够“在每秒钟内产生100种相当复杂的声音”。(Alles. Computer Music Journal Vol.1 Number 4.)

奥尔斯的这台乐器对电子乐器产生了显著却又无声的影响,这种影响集中体现在意大利公司克鲁玛(Crumar)的高端GDS合成器(General Development System,通用开发系统)——实际上,1980年发布的GDS合成器就是奥尔斯合成器的商业包装版。GDS是一台16位数字合成器,具有32个振荡器,同时提供了加法、FM/相位失真合成技术,包含音源和控制键盘,控制端为Z-80微型计算机。这台标价三万美元的合成器是面向一般音乐制作及工作室录音使用的产品,提供了远超当时模拟合成器的稳定性能和实时演奏能力。温迪·卡洛斯(Wendy Carlos)便是GDS合成器的早期(也是今天的)螃蟹客。

温迪·卡洛斯使用Crumar GDS演奏的一段《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主题曲

随着奥尔斯合成器原型中使用的零件价格越来越便宜,更多与这台乐器相似的低成本产品发布,其中就包括(同样是克鲁玛发布的)1981年发布的DKI Synergy,时价5300美元。这台乐器不再使用外置计算机,而是引入了一套更加简化的按钮界面(或者也可选购一台Kaypro 2计算机),使整个乐器具有了一个更加便携的外型。1981年,凯撒·卡斯特罗(Ceasar Castro)和艾伦·赫伯兰(Alan Heaberland)开始生产Casheab S-100,可以看到,他们明显受到了奥尔斯合成器设计的影响。日本的计算机厂商雅达利(Atari)也开始了他们的“高峰项目”(Sierra Project),这是一台具备64振荡器的单芯片版奥尔斯合成器,主要用于游戏音效和音乐——也就是为人所熟知的AMY1芯片,由于法律上的纠纷,这一芯片未能见于世人。

一台Crumar GDS合成器,由海德威工作室(Hideaway Studio)丹·威尔逊(Dan Wilson)复原

一台Crumar GDS合成器,由海德威工作室(Hideaway Studio)丹·威尔逊(Dan Wilson)复原

最终,所有这些早期的加法/FM合成器都随着更加便宜的雅马哈(YAMAHA)DX7 FM合成器(1983年发布)到来,而遭遇狙击。Synergy 合成器于1985年停产,但一项名为Mulogix Slave 32的机架MIDI版Synergy直到1989年才停产4)该产品由默瑟·斯托克尔(Mercer Stockell)、吉姆·怀特(Jim Wright)和杰里·普塔申斯基(Jerry Ptascynski)发明。

图:美国《大众科学》杂志(Popular Science),1978年1月

图:美国《大众科学》杂志(Popular Science),1978年1月


参考资料:

http://www.sonicstate.com/news/2015/06/19/hear-the-worlds-first-digital-additive-synth/

Interview with Hal Alles. October 2017 by Simon Crab.

Chadabe, Joel .”Electric Sound”, Prentice Hall, 1997, pg. 178

Alles, Hal,, “A Portable Digital Sound Synthesis System”, Computer Music Journal, Volume 1 Number 3 (Fall 1976), pg. 5-9

Alles, Hal, (Alles 1979), “An Inexpensive Digital Sound Synthesizer”, Computer Music Journal, Volume 3 Number 3 (Fall 1979), pg. 28-37

Alles, Hal, “Music Synthesis Using Real Time Digital Techniques”, Proceedings of the IEEE, Volume 68 Number 4 (April 1980), pg. 436–449

Manning, Peter “Electronic and Computer Musi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2004

http://retiary.org/ls/obsolete_systems/Alles_synth_1977.pdf

www.hideawaystudio.co.uk

注释   [ + ]

1. Bell Labs,位于美国新泽西默里山(Murray Hills)。
2. Position sensitive keyboard,应类似今天具备力度、触后等功能的键盘。——译者注
3. 同时使用过这台乐器的人或组织还包括托德·伦德格伦(Todd Rundgren,《乌托邦/Utopia》)、大卫·鲍威(David Bowie band)的乐队以及后来的苹果计算机公司音频实验室。
4. 该产品由默瑟·斯托克尔(Mercer Stockell)、吉姆·怀特(Jim Wright)和杰里·普塔申斯基(Jerry Ptascynski)发明。
标准

1955年:Fotosonor [法国]La Société Française électro-musicale

fotosonor-11955年:法国电子公司的“光声琴”系列乐器

“光声”牌乐器(Fotosonor)是一个在50年代的法国生产的电子乐器品牌,旨在代替宗教仪式音乐中的传统管风琴,共生产有多个型号。fotosonor-4

光声牌唱诗风琴的可搬运音源、放大器装置

光声牌唱诗风琴的可搬运音源、放大器装置

光声牌唱诗风琴(Fotosonor Choir Organ)是一台大型的双排键教堂风琴,使用传统的木制材料进行装板。这台琴上最多可配备多达11个光学音源装置,每一个音源装置都能够重现传统管风琴的音色,包括Drone, Flutes, Trumpets等等。这些音源装置尺寸不小,都安装在一个独立的箱子中以便搬运,整个乐器对外唯一可见的部分就是“传统”的演奏键盘。

带有两个音源装置的光声牌双音琴

带有两个音源装置的光声牌双音琴

光声牌双音琴(Deux Jeux)、四音琴(Quatre Jeux)开始采用更为现代的金属外壳设计,对应名称的型号分别具有两个、四个音源装置。在两个型号的琴上,音源装置与放大、扬声系统都被整合进键盘装置中,厂家还提到,该琴能够和唱盘机(turntable)“……轻松地整合到一起进行演奏,这可以让你学习通常的宗教仪式音乐——尤其是《格里高利圣咏》(Gregorian chant)等等的合唱圣歌(choral singing hymns)。”

带有四个音源装置的光声牌四音琴

带有四个音源装置的光声牌四音琴

光声牌系列乐器的管风琴银色通过光电技术产生。琴内的玻璃盘片上印有循环的音色波形,旋转过程中,波形图案会切断照射在光电池上的光纤,进而复现之前“录制”在盘片上的声音。这一音源方案给风琴演奏者带来了福音——他们只需使用光学录制新的声音盘片,就可以对乐器进行“升级”。


参考文献:

‘Fotosonor’ Promotional booklet. La Société Française Electro-musicale. 23 Rue Lamartine, Paris 9.

标准

1921年:Hugoniot Organ [法国]Charles-Emile Hugoniot

于戈尼奥一项专利中的示意图,专利内容是一种音轮制音器音源专利。1919年12月

于戈尼奥一项专利中的示意图,专利内容是一种音轮制音器音源。1919年12月

1921年:查尔斯-埃米尔·于戈尼奥的于戈尼奥琴

查尔斯·埃米尔·于戈尼奥(Charles–Emile Hugoniot,?~1927,卒于法国)是法国的一位研究人员、机械师,也是早期电子风琴发明者之一。于戈尼奥在1919~1923年间共持有7项关于音源技术的法国专利,其中就包括了音轮和光电音源。

1919年,于戈尼奥第一次开始改进当时的音源方案。他从撒迪厄斯·卡希尔(Thaddeus Cahill)的电磁音轮音源技术1)这一技术来自卡希尔的专利,身在法国的于戈尼奥应该有所了解。开始探索,后来又接触到钢质电磁磁盘、光电音源等方案。其中,后面提到的音源技术很可能是受南非物理学家亨德里克·范·德·毕吉尔(Hendrik van der Bijl)在1916年的专利所启发。在探索的过程中,于戈尼奥将这些新的音源技术带到了法国电子工程师圈子中。

不幸的是,于戈尼奥于1927年去世,没能将想法付诸现实,变成比原型机更为成熟的作品。但他留下的“遗产”——创新意识——影响了皮埃尔·图伦(Pierre Toulon)基伍莱特-科普勒克斯(Givelet-Coupleaux)等一代法国乐器设计先锋。

于戈尼奥一项关于光电音源方案的专利,1921年8月

于戈尼奥一项关于光电音源方案的专利,1921年8月

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在一张盘片的扇形放射状区域中,放入不同音的波形;另一张盘片位于波形盘片前面,环形的轨道上刻有供扫描使用的狭缝。一组光源、光电池构成声音转换装置。每个狭缝轨道以一定的速度扫描波形循环,扫描速度与近似平均律中的音高相对应。因此,一个波形、一个狭缝轨道对应平均律下每个音高的频率。容易想到,低音轨道更靠近盘片中心,而最高的音位于扫描盘片的边缘。

该音源技术另一种有趣的结构可见于莱斯蒂(Lesti)和萨米斯(Sammis)发明的多音色电风琴(Polytone)。这种乐器并未在相连的轨道上使用一组相似的波形循环——通过单个扫描设备,扫描狭缝只会扫描一个完整的波形循环,其中狭缝等距地排列在连续轨道上,其间距严格等于波形长度,因此波形的重复频率即是扫描频率——也就是每秒通过的狭缝数。这种方案最早可见于法国发明家于戈尼奥1921年的专利,他在专利中描述了一种基于该方案的乐器。

——于戈尼奥光电音源技术方案的描述,摘自《电子音乐与乐器》(Electronic Music and Instruments),无线电工程师协会(Institute of Radio Engineers),1936年


参考资料:

The Organ: An Encyclopedia. edited by Douglas Earl Bush, Richard Kassel

‘Electronic Music and Instruments’ By Benjamin F. Miessner
(Miessner Inventions, Inc., Millburn, New Jersey) . Institute of Radio Engineers.1936.

注释   [ + ]

1. 这一技术来自卡希尔的专利,身在法国的于戈尼奥应该有所了解。
标准

1970年:《东方红》演奏器 [中国]502所

“东方红一号”人造地球卫星(上,资料照片),人们争相眺望“东方红一号”通过北京上空(下,资料照片)。图/新华社

“东方红一号”人造地球卫星(上,资料照片),人们争相眺望“东方红一号”通过北京上空(下,资料照片)。图/新华社

1970年:THE EAST IS RED Music Box For DFH-1 Artificial Satellite

“《东方红》演奏器”是中国在1970年4月发射的“东方红一号”人造卫星(DFH-1,NSSDC ID: 1970-034A)上内置的一个电子装置,能够自动演奏歌曲《东方红》,通过电磁波传输到地面以供收听——这可能是中国最早的电子乐器/电子音乐之一。

中国科学院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便着手进行人造卫星的相关调研工作。1964年11月~1965年8月,地球物理研究所提出了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要发送《东方红》乐音或电码的方案设想,以便让卫星“看得见、听得到”。经过长时间的设计实验,这颗卫星在1969年完成研制,于1970年3月完成了两颗卫星的总装工作。其中,演奏器由当时的502所(今航天五院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502研究所)负责制造。1970年4月24日晚上21时35分,这颗卫星在长征一号运载火箭的运输下离开发射台,21时50分,国家广播事业局报告收到了《东方红》的乐曲信号,标志着中国第一颗卫星发射成功。

“东方红一号”并不是一颗只为播放音乐而生的卫星。整个卫星分成乐音组、切换开关组、副载波调制器组、发射机组和系统组五个部分,除了播放音乐这个“副业”外,这颗卫星还要进行其他的测试任务。因此,“东方红一号”并不是24小时地播放音乐;在最终升空的卫星上,《东方红》乐曲只播放前八个小节,重复播送两遍(共40秒),然后间隔5秒,再发送10秒遥测信号;再开始下一轮循环。

按现有资料看,《东方红》演奏器应该是一种制程精密的半导体电路装置;它由多个不同音高的震荡电路、衰减电路、门限电路、节拍脉冲发生器、音频放大电路、延时电路等组件组成,并为太空环境(尤其是电磁、粒子辐射)进行了优化。元件方面,当时的相关资料提到,这台乐器使用了二极管、三极管和功率管分别作为振荡器和功放器,其声音,则是带有衰减,类似钟声的声音,波形近似正弦波。因此,这台演奏器可以看作是早期一种比较简单、带有预置程序的模拟合成器。

“东方红一号”所播放的音乐通过发射机组,以电磁波的方式,按20.009MHz的频率发射到地面,整个装置通过时分开关进行控制,结构如下:

星上短波系统分两部分。一部分由乐音发生器、时分开关、调频振荡器、切换器等组成,另一部分是由调制器、主振器和功率放大器组成的1台短波调幅发射机。其中,时分开关、调频振荡器和调幅发射机组成遥测系统,切换器将乐音和遥测信号按传送格式的时间顺序传送。地面采用短彼通信用的“56”型接收机接收乐音和遥测信号,加上与之配套的解调器,以收集卫星工程参数信息、转发《东方红》乐音和扩大收听范围。

“东方红一号”卫星最终在太空共工作了28天;随着自带的银锌电池耗光,卫星在5月14日停止工作。卫星工作期间,中国的收音机听众可以通过当时的广播电台转播听到“东方红一号”的声音,不仅如此,国外用户也有捕获到“东方红一号”信号的记录,但实际上,由于轨道限制等因素,想真正地直接听到这首“电子音乐”,并没有那么容易:

“别看音乐存在了21天,留给你的时间加起来也就几个小时,每次卫星从你头顶上飞过的有效收听时间也就2分钟。那时候,我还在电子局,把收听当政治任务下达到无线电一厂,谁敢不好好完成?连夜各项工作同时展开,把信号发生器调到20.009兆,卫星没来就用信号发生器调整,24小时派专人值班,有12次接收机会,别看是12次加起来还没有半小时。无线电一厂就是做专用电台、对讲机、无线话筒的专业厂子。没办法,时间太短,信号太微弱,频道太窄。最后也没有收听到,专业厂子都做不到,个人收到了,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由于“东方红一号”并非返回式卫星,停止工作后的卫星还会留在原来的轨道继续运行;不同的是,由于没有电力支撑,它将不会发出任何信号。东方红一号的运转轨道位置,现在仍旧可以追踪。但更重要的是,它所搭载的《东方红》演奏器通过一首简单的正弦波音乐,有意无意地展示了自己的科技水平——不管是否带有政治隐喻,这种展示方式都是相当有趣的。

地面接收到的东方红一号音乐(Recorded on 20.009 MHz in AM on April 27th 1970 between 09:39 and 09:53 UTC by Kurt DF7FU)|本站镜像

(以下文档资料由矿石收音机论坛BD2AV授权转载,谨表感谢)


参考资料:

http://www.gov.cn/guoqing/2015-04/24/content_2852411.htm

http://www.crystalradio.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64154

http://www.crystalradio.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62482&ordertype=1&page=2

http://www.crystalradio.cn/thread-6352-1-1.html

http://www.dd1us.de/spacesounds%204c.html

标准

1914年:Désilets Wireless Organ [加拿大]Georges Désilets

无线风琴的早期原型机,具有一个八度

无线风琴的早期原型机,具有一个八度

1914年:乔治斯·迪塞勒兹的迪塞勒兹无线风琴

迪塞勒兹(Désilets)发明的“无线风琴”(Wireless Organ)是一台利用电火花(electronic spark)产生、传输乐音的特殊乐器。迪塞勒兹是加拿大魁北克省尼科力(Nicolet)郡下面小镇的一位主教,他建立了一个广播台,用来传输宗教音乐,因此需要一台风琴来为唱诗班伴奏。他发明的这台乐器处于电子管时代之前,利用火花隙起电器(spark-gap alternator)产生电磁波;迪塞勒兹将一系列起电器“钉”在一个圆锥鼓状滚筒(conical drum)上,圆锥滚筒受马达驱动,以固定的速度旋转。固定的起电器之间具有一定间隔,因此,这一装置能够产生固定音高、近似正弦波的波形。该乐器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输才能听到——在放大器还未诞生的时代,这是电子乐器传声的唯一途径。

该专利示意图展示了安装在鼓状滚筒上的“火花钉”连接到无线电发射器一端

该专利示意图展示了安装在鼓状滚筒上的“火花钉”连接到无线电发射器一端

第一版无线风琴,具备一个稍小的鼓状滚筒,音域达到了1.5个八度;后来,迪塞勒兹又在乐器上安装了一组4个八度、具备力度响应的风琴键盘以及一个更长的鼓状滚筒。此外,他还配上了一个用脚控制的电阻器,以实现表情控制功能。为了产生更高、更低八度的声音(但同时又必重新制作滚筒),马达的转速可以按照音高的要求翻倍或是减半,半音则通过齿轮装置实现:

“……半音更适合通过对应音列来生成,这组齿轮组精确对应着27,30,36,40和45几个音列,其运转速度比转子rotor 1慢1/20。比方说,如果转子1的转速为500RPM(转每分),那么半音列转速就一定是475RPM。不同的转速可通过调节齿轮装置获得。”

无线风琴的后视图,图中有旋转的火花隙放电器,以及对应音高的电极

无线风琴的后视图,图中有旋转的火花隙放电器,以及对应音高的电极

无线风琴的正视图,图中有风琴式的演奏键盘和表情控制踏板

无线风琴的正视图,图中有风琴式的演奏键盘和表情控制踏板

如果输入无线风琴的电流足够大,能够驱动多个火花隙充电,那么该乐器还能够具备复音能力:

“……很明显,要演奏和弦,只需要输入足够强度的电流,以便在按下多个琴键的同时,火花能够成功激起。”

无线风琴的马达转动杆和火花隙滚筒

无线风琴的马达转动杆和火花隙滚筒

迪塞勒兹的广播台在一战期间被政府关闭——当时,处于安全原因,政府关闭了所有非军用的广播站;他的无线风琴也因此也不再吱声。广播台重新开张后,李·德·弗雷斯(Lee De Forest)等人发明的真空管逐渐开始流行,更使得迪塞勒兹的“火花”试验止步不前。

“听过(无线风琴)声音的人都会觉得,它的声音是真正的音乐。按下两三个琴键,就会产生和弦;如果传输器输入足够的电流,就会产生令人惊奇、愉悦的声音效果。很明显,如果这台乐器做工再精良点,或是从生产线上生产出来,它的效果会更好。悲哀的是,由于战争爆发,我的广播台在去年被关闭,我的风琴也不再歌唱。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重新进行这个‘试验’;但是,就目前而言,我更希望我能够生活在美国的自由大地上,那里,是无线电爱好者的天堂。”

——乔治斯·迪塞勒兹,《无线时代杂志》(The Wireless Age Magazine),1916年9月

Screen-Shot-2016-02-12-at-12.35.20个人简介:

乔治斯·迪塞勒兹于1866年11月29日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省尼科力郡,是农民以赛亚·迪塞勒兹(Isaiah Désilets)和里奥卡蒂·贝尔古(Léocadie Belcourt)的儿子。在尼科力神学院(Seminaire de Nicolet)学习了9年经卷神学后,迪塞勒兹在1893年7月26日受戒成为一名神父。

迪塞勒兹最开始在神学院里讲授物理、化学、天文学(1893-1897)以及博物学、音乐等课程(1900-1904)。后来,他受任成为魁北克省阿斯巴萨卡郡(Arthabaska)圣若瑟姊妹医院(Hospital Sisters of St. Joseph)的牧师,并离开了尼科力;四年后,他由于健康原因又回到小镇上来。

回来后,迪塞勒兹成为当地的一位主教。他在主教楼旁边的角楼里搭建了一间业余的无线电实验室。在这里,他建立了一个呼号为“9 AB”的广播台,播放尼科力神学院乐团——“9-AB四重奏”演奏的音乐,每周一个小时。

1914年,迪塞勒兹开始尝试使用电火花创造乐音,最终发明了“无线风琴”。他同时还持有一些无线电领域的其他专利。

迪塞勒兹神父于1954年6月26日去世于尼科力基督普世君王医院(Hospital of Christ the King),享年88岁。他被安葬在大修院(Major Seminary)的墓地中。


 

参考资料:

The archives of the Seminaire Nicolet.  https://archivesseminairenicolet.wordpress.com/2013/05/09/fonds-georges-desilets/

‘Radio Amateur News’. (Magazine) June 1920 Vol 673. USA.

Archives of ‘Phonothèque québécoise / Musée du son’

‘Histoire de la radio au Québec: information, éducation, culture’. Pierre Pagé. Les Editions Fides, 2007

Wireless age; an illustrated monthly magazine … v.3 (1915-16).

标准

1979年:Fairlight Computer Music Instrument [澳大利亚]Peter Vogel、Kim Ryrie

费尔莱特 CMI II

费尔莱特 CMI II

1979年:皮特·沃格尔(Peter Vogel)、金姆·来利(Kim Ryrie)的费尔莱特电脑乐器(Fairlight CMI)系列

费尔莱特电脑乐器(Fairlight Computer Music Instrument,下文简称CMI)是一种高端计算机型数字合成器、采样器、音序器系统,曾广泛用于20世纪80年代的音乐创作中。这台合成器由悉尼费尔莱特公司的两位创始人皮特·沃格尔(Peter Vogel)和金姆·来利(Kim Ryrie)设计,基于托尼·弗斯1975年发明的卡萨 Qasar M8 合成器开发而来1)M8 则基于弗斯1972年发明的另一台模拟/数字混合型合成器——卡萨 Qasar I 开发而来。

因为卡萨(Qasar)系列合成器的音色质量无法令人满意2)弗斯早期的卡萨系列合成器,无法产生丰富的谐波,因此音色显得有些单调。——译者注,沃格尔和来利便想到,利用真是的数字音色采样(录音)为起点进行声音合成。这样,他们无意间发明了数字采样乐器:

“我们想通过数字方式,创造和原声乐器类似的真实音色。乐器的音色变化也应该与原声乐器在演奏者手里一样多样。采样技术能让我们获得无法用数字手段独立生成复杂音色,却没能给我们一样多样的音色变化。我们只能控制采样的击键、延音、颤音和衰减,但这与我们刚开始设定的目标实在太远。我们将使用真实乐器采样视为一种妥协,或者说是‘作弊’——我们并不觉得这是个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金姆·来利,《音频媒体》(Audio Media magazine)1996年1月

1979年,来利和沃格尔两人提出的新概念在Qasar M8的继任型号——费尔莱特 CMI I 上得以实现。CMI I 和 M8 一样,使用了摩托罗拉 6800 8位处理器,具备8复音。这台乐器具备一组73键的键盘,中央处理单元配备了两个8英寸磁盘驱动器,阿拉伯数字键盘、单色显示器和一支光笔,运行着自行开发的QDOS操作系统——一个摩托罗拉MDOS的变种系统。整台乐器标价一万八千英镑。

费尔莱特 CMI

费尔莱特 CMI

CMI系列乐器是第一种整合了数字采样、图形化波形编辑(通过光笔实现)、快速傅立叶(FFT)加法合成以及软件音序器的乐器。尽管其采样能力有限,仅为8Bit/24KHz,却真正将采样功能带给了音乐人们。这台乐器开始发售后,很快获得了成功,它所创造的声音成为了80年代流行音乐的标志性特征;彼得·加百利3)加百利还成立了赛科系统(Syco Systems)公司,成为费尔莱特在欧洲的第一家分销商。(Peter Gabriel)、杰夫·唐斯(Geoff Downes)、特雷弗·霍恩(Trevor Horn)、阿兰·帕森斯(Alan Parsons)、瑞克·怀特(Rick Wright)、托马斯·杜比(Thomas Dolby)、斯图尔特·柯普兰(Stewart Copland)、J.J.扎立克[erf]噪音艺术乐队(Art of Noise)成员。[/ref](J.J.Jeczalik)、麦克·奥德菲尔德(Mike Oldfield)、史提夫·汪达(Stevie Wonder)、赫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简·哈默(Jan Hammer)、琼尼·米歇尔(Joni Mitchell)、让-米歇尔·雅尔(Jean-Michel Jarre)等人都是这台乐器的用户。

1982年,费尔莱特公司发布了升级版 CMI I —— CMI II 与 CMI IIx,采样率位深仍为 8Bit,但采样率提高至32KHz。除此之外的另一个大改进,是加入了一个名为“Page R”的图形音序器软件——这是一种时间线式的乐谱编辑器,用户可以非常方便地复制粘贴小节、乐句或是整首歌曲。这一创新设计几乎成为80年代以后所有音序器软件的原型。CMI IIx 合成器使用了两块 6809 处理器,标价两万七千英镑。

CMI 的最后一台乐器是 1985 年推出的 CMI III。这台乐器采样能力达到了16音、16Bit/50Khz(单声道的话是100KHz),运行着新开发的 OS9 操作系统,配有硬盘驱动器、图形输入平板和新版的“Page R”——新版的 Page R 名为 CAPS(即作曲器-Composer、编排器-Arranger、表演器-Performer、音序器-Sequencer的缩写) 。CMI III 系列乐器几乎是利用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售价六万英镑。

费尔莱特 CMI 使用光笔进行参数编辑

费尔莱特 CMI 使用光笔进行参数编辑

与许多其他创新的乐器一样,菲尔莱特公司也是自己成功的受害者。由于引入了采样技术,费尔莱特不得不与Akai S612、S900、S1000采样器4)大卫·科克雷尔从EMS离职后设计的几种采样器。和恩索尼克5)恩索尼克(Ensoniq),美国电子乐器公司,1998年被创新(Creative)收购。——译者注“Mirage”合成器相竞争,而它们的价格只有CMI的几分之一。随着价格便宜、功能多样的电子元件和价格便宜的家用计算机逐渐出现,高端数字采样器的市场不复存在。费尔莱特公司1988年陷入破产状态,但在1990年进行改革后,开始专注于视频后期制作设备,运营至今。

图片资料







 

参考资料:

http://www.fairlightau.com/

http://www.anerd.com/fairlight/index.htm

http://dvdborn.blogspot.co.uk/

http://electronicinstrumentarchive.weebly.com/

http://www.ghservices.com/gregh/fairligh/

PSB – Love Comes Quickly

http://www.iheartsynths.com/813/

http://www.anerd.com/fairlight/fairlightstory.htm

http://www.soundonsound.com/sos/apr99/articles/fairlight.htm

http://www.anerd.com/fairlight/audioarchives/

注释   [ + ]

1. M8 则基于弗斯1972年发明的另一台模拟/数字混合型合成器——卡萨 Qasar I 开发而来。
2. 弗斯早期的卡萨系列合成器,无法产生丰富的谐波,因此音色显得有些单调。——译者注
3. 加百利还成立了赛科系统(Syco Systems)公司,成为费尔莱特在欧洲的第一家分销商。
4. 大卫·科克雷尔从EMS离职后设计的几种采样器。
5. 恩索尼克(Ensoniq),美国电子乐器公司,1998年被创新(Creative)收购。——译者注
标准

1979年:Con Brio Advanced Digital Synthesizer 100、200 [美国]Tim Ryan、Alan Danziger、Don Lieberman

康布里奥 ADS 200 合成器

康布里奥 ADS 200 合成器

1979年:蒂姆·赖安、阿兰·丹其格、唐·利伯曼的康布里奥高级数字合成器 100、200

康布里奥高级数字合成器 100、200(Con Brio Advanced Digital Synthesizer,下面简称 ADS 合成器)凭借它们惊人的价格和极具科技感的未来主义外形,多少成为了一种“传奇乐器”——1980年,它的价格曾高达三万美元,接近一万七千英镑。这台乐器由加州理工学院(CIT)的三名学生——蒂姆·赖安(Tim Ryan)、阿兰·丹其格(Alan Danziger)和唐·利伯曼(Don Lieberman)设计,同样,是最早的数字合成器之一。他们发明的第一台合成器,最初是为大学中听觉感知(audio perception)研究而设计的一种设备。这台乐器后来“进化”成为ADS 100合成器——ADS 100拥有64个振荡器,具备多种合成模式,分别是加法合成、相位调制(这一合成技术后来在卡西欧 CZ 系列合成器中出现)、频率调制(即FM调制,这也使得康布里奥合成器与雅马哈出现冲突——后者是乔宁[Chowning]FM专利持有方)。尽管 ADS 100 售价极高且销量极低,但由于它为电影《星际旅行2:可汗怒吼》(Star Trek II: The Wrath of Khan)制作了音效,因而多少获得了一些名声。

康布里奥 ADS 100

康布里奥 ADS 100

康布里奥 ADS 100

康布里奥 ADS 100

ADS 100 合成器使用了三片 MOS 6502 处理器(这种处理器也用在当时的 Apple I、II和Commodore 64计算机上),能够在一个显示屏上显示音序乐句(pattern)和波形包络。这台乐器由一个很大的柜式木箱、两个可拆卸61键键盘和一个控制面板组成,其中,柜式木箱容纳了计算机的硬盘、线材等周边设备,控制面板上则有一个显示器和许多彩色指示灯。ADS 100 是一台完全通过手工连接来安装的乐器,制造一台要耗费超过七个月的时间。但这台乐器也就只卖出了一台——以三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电影配乐者大卫·坎贝尔1)大卫·坎贝尔(David Campell)是贝克·汉森(Beck Hansen)的父亲,也曾为多莉·艾莫斯(Tori Amos)、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Kiss合唱团(KISS)、史密斯飞船(Aerosmith)等歌手、乐队编曲。;后来,这台乐器又被音乐家、旧式合成器收藏者布莱恩·卡修(Brian Kehew)所买走。

康布里奥 ADS 200

康布里奥 ADS 200

1980年,ADS合成器从ADS 100升级到了 ADS200。这次升级又加入了额外的两片6502处理器,使得合成器的处理器数量达到五个;此外,合成器上还新加入了一个新的音序器软件,该软件可以显示音符,能够通过可同步时间(time sync-able)的电压控制/门限(CV/Gate)接口同时播放四个音轨。合成器上的五个处理器允许每个琴键同时触发16个振荡器;再叠加上乐器的16中音色(波形),一共相当于256个虚拟振荡器。ADS 200 尺寸相对更小,可分离的键盘能够以微分音模式进行调谐。

“(整个合成器)可以完全在软件中进行配置……对于频率和振幅,各有一个16步的包络发生器,所以说,这台乐器多少可以说是雅马哈 DX7 的祖父。在我们这台乐器上,你可以编写自己的算法,还可以在算法的任意位置上,任意使用64个振荡器中的任何一个。如果你想要加法合成,你可以把16个振荡器加到一起。相位调制和卡西欧 CZ 合成器上的功能差不多,你可以指定任何一种相位调制法,然后保存对应的配置。你还可以分离键盘、堆栈音色,给键盘上的不同位置指定不同的音色,然后把整个设置保存下来——这就是我们今天把玩合成器的常见手段。”

——布莱恩·卡修

1982年发布的 ADS 200-R 合成器在原有乐器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个16轨复音音序器,最多可储存80000个音符,可通过显示屏编辑各类参数。这台合成器标价两万五千美元,同样,也只制造了一台。与其他高端且昂贵的数字合成器一样,康布里奥“雄霸天下”的日子随着更低成本技术的到来而进入倒计时——尤其是雅马哈 DX7 FM 合成器(1983)——这一乐器对康布里奥的未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此外,个人能够负担价格的个人电脑逐渐面世,这些电脑能够运行斯坦伯格(Steinberg)库贝斯(Cubase)等音序器软件,逐渐导致康布里奥系列产品的消失。康布里奥系列合成器失败后,丹其格、利伯曼两人靠生产半导体元件而获得成功;蒂姆·赖安与他人合作成立了索诺斯(Sonus)公司,即今天M-Audio的前身——这家公司是计算机音频界面、MIDI控制键盘、工作室监听等产品领域的领先厂商。

ADS 100/200/200R 图集



 

参考资料:

Vintage Synthesizers by Mark Vail, copyright Miller Freeman, Inc

http://www.matrixsynth.com/2007/10/con-brio-rises.html

注释   [ + ]

1. 大卫·坎贝尔(David Campell)是贝克·汉森(Beck Hansen)的父亲,也曾为多莉·艾莫斯(Tori Amos)、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Kiss合唱团(KISS)、史密斯飞船(Aerosmith)等歌手、乐队编曲。
标准

1974年:Motorola Scalatron [美国]Herman Pedtke、George Secor

1974年:赫尔曼·派特基、乔治·赛科尔的摩托罗拉斯卡拉琴

Scalatron(直译“斯卡拉琴”,下同)是一台独特的微分音电子乐器,是摩托罗拉公司在1970年代早期为试水乐器市场而研发的一款产品。斯卡拉琴以“第一种在裂缝上弹奏的表演型乐器”为卖点,开诚布公地将自己的销售群体瞄准到实验、微分音市场——如果这个市场真正存在。当然,就乐器本身而言,这只是一台由240个方波振荡器组成、木质外壳、简单的家用合成器(每个振荡器对应一个琴键)。

带有赛科尔(博赞基特)通用键盘的斯卡拉琴

带有赛科尔(博赞基特)通用键盘的斯卡拉琴

实际上,早期版本的斯卡拉琴是通过一组双排键来进行演奏的;后来,这组键盘被换成一种名为“博赞基特通用键盘”(Bosanquet generalized keyboard)的多色键盘。这种键盘由芝加哥微分音作曲家乔治·赛科尔(George Secor)设计,由240个可调律的椭圆形多色琴键构成,用户使用该键盘可以创造复杂的音律体系。

“那年(1974年)年初,我曾参加过一次斯卡拉琴原型机(即可调律数字电子风琴)的演示会。经过那次演示会,我意识到,传统的黑白键盘在演奏每八度多于12个音的音律体系时,并非是最好的媒介。我无意间对博赞基特通用键盘进行了重新设计,接着便找到摩托罗拉斯卡拉琴公司,建议他们在乐器上使用这种键盘。”……“大概同时期,一些‘异谐波音乐运动’1)异谐波(xenharmonic)音乐一词由音乐家艾弗·达利基(Ivor Darreg)提出,泛指非十二音的音乐体系,如五声、七声调式或是微分音调式。——译者注成员也开始与斯卡拉琴公司主席理查德·哈拉瑟克(Richard Harasek)联络,向他寄去了最初两期《异谐波》(Xenharmonikôn)杂志。哈拉瑟克把这两本杂志交给我,我马上就看了。第二期杂志里刊登了厄弗·威尔逊(Erv Wilson)使用六角形琴键修改博赞基特键盘的图片。看到这图片的一瞬间,我才知道我想要的那种键盘并不是什么新创意……于是,当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参与通用(即博赞基特)键盘版斯卡拉琴的开发工作;开发完成后,我还用这台乐器去探索新的音律世界。实际上,我觉得我所想要‘发现’的那种键盘,注定要被我‘重新发现’2)即杂志上的博赞基特键盘。——译者注的那个键盘所替代。”

——乔治·赛科尔

赛科尔键盘示意图

赛科尔键盘示意图

斯卡拉琴售价高昂,将近$6000~$10,000,大概一共只卖出了不到20台(其中,赛科尔博赞基特键盘版只有两台)。斯卡拉琴上带有一个黑白显示器(使用的是摩托罗拉的电视调谐技术),用来调整每个琴键的音高——屏幕上以横条形式音高,屏幕左边代表真实音高,右边则代表可变音高。此外,还可以另购一套售价$1000、带有几种律制“程序”的磁带机。乔治·赛科尔曾带着这台乐器游历各地,演奏哈里·帕奇(Harry Partch,一生都在使用这台乐器)、本·约翰斯顿(Ben Johnston)的作品。斯卡拉琴今天尽管很难找到,但它仍旧获得了许多微分音作曲家的青睐:乔恩·哈塞尔(Jon Hassell)在许多专辑中都曾用到过这台乐器;其中最知名的一张专辑要属《春分》(Vernal Equinox)。

“他们终于发明了我想要的那台乐器——用了四十年的时间,太晚了。”

——肯尼斯·加布罗(Kenneth Gaburo)转述自哈里·帕奇

墨尔本拉筹伯大学的一台双排键版斯卡拉琴。每个琴键都可在1024种不同音高中变换。

墨尔本拉筹伯大学的一台双排键版斯卡拉琴。每个琴键都可在1024种不同音高中变换。

scalatron_02 scalatron_01


 

参考资料:

http://www.warrenburt.com/my-history-with-music-tech2/

http://elgauchoandres.blogspot.co.uk/2010/01/what-is-all-this-stuff-about-motorola.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rge_Secor

注释   [ + ]

1. 异谐波(xenharmonic)音乐一词由音乐家艾弗·达利基(Ivor Darreg)提出,泛指非十二音的音乐体系,如五声、七声调式或是微分音调式。——译者注
2. 即杂志上的博赞基特键盘。——译者注
标准

1972年:Qasar I、II、M8 [澳大利亚]Tony Furse

托尼·弗斯与卡萨(QASAR) M8

托尼·弗斯与卡萨(QASAR) M8

1972年:托尼·弗斯的卡萨系列合成器

20世纪60年代,澳大利亚电子工程师托尼·弗斯(Tony Furse)一直在尝试制造一台电子乐器——这种乐器可以利用数字手段合成打击乐、交响乐器等复杂的声音波形。弗斯早期基于晶体管的乐器原型中,利用小型“翻转触发电路”(flip-flop circuit)制作了一种简单的“数字波形发生器原型”(proto digital waveform generator),实现了对波形谐波的控制。“翻转触发电路”技术在60年代集成电路出现之后才变得真正可用,但借助这一技术,弗斯虽能控制波形谐波,却无法实现“真实”乐器复杂的声音结构。

卡萨 I 数字/模拟混合型合成器

卡萨 I 数字/模拟混合型合成器

1972年,弗斯在澳大利亚悉尼建立了“创新策略”(Creative Strategies)公司,用以继续乐器的研发工作。这家公司推出的第一个乐器名为“卡萨 I”(Qasar I),是一台单音数字/模拟混合型合成器。尽管卡萨 I 仅仅只制造了两台原型机,却吸引了当时在伦敦 EMS 工作室工作的唐·班克斯(Don Banks,时任堪培拉音乐学院[Canberra School of Music]作曲系主任)。班克斯随后便着手说服了堪培拉音乐学院和联邦政府,赞助卡萨系列乐器的研发工作。不仅如此,他自己也利用使用 EMS 电子乐器(如VCS3等)的经验知识,帮助卡萨的开发。这次合作的成果,便是卡萨 II 的诞生——这是一台双复音数字乐器,罕见地并行(parallel configuration)使用了两片摩托罗拉(Motorola)8位6800微处理器进行处理。卡萨II能够以数字方式合成波形,但却不能产生泛音部分,因此,这台乐器的声音听起来相当“静态”,没有变化感。由于卡萨II上的处理器成本过于昂贵,面对当时市面上其他的晶体管合成器,如慕格模块合成器,卡萨II的价格根本没有竞争力,因而也未能成功进入量产阶段。

卡萨 QASAR II

卡萨 QASAR II

弗斯和创新策略公司接下来的开发项目,名为“卡萨 M8”(Qasar M8),也称“Multimode 8”(多模式8号),1975年完成。M8是一台8位、4K内存、8复音的多音数字合成器,售价$15,000。与卡萨 II一样,M8也使用了两块摩托罗拉 6800 1MHz 处理器和绕接板(wire-wrapped board combination)设计。不同的是,M8可以使用快速傅立叶加法合成(Fast Fourier Synthesis,FFT)法进行声音合成,通过一支光笔在黑白显示屏(VDU)上拖拽、编辑完成操作。M8整个乐器的外形是一个尺寸颇大的盒子,使用一组四个八度的键盘进行演奏。除了键盘演奏外,M8还可通过弗斯首创的“MUSEQ 8” 音序播放系统进行数字化演奏。该合成器编制的声音程序可以保存在8英寸软盘上。

M8 系列的后续型号还包括8复音的 MC 6800 和卡萨复音琴(Qasar Polyphone,1975年)。

1976年,两位澳大利亚电子音乐设计师金姆·来利(Kim Ryrie)和皮特·沃格尔(Peter Vogel)找到弗斯,希望弗斯将 M8 授权给他们的费尔莱特(Fairlight)公司进行销售。这台乐器便是费尔莱特公司的第一台乐器产品——卡萨 M8 CMI,更是“费尔莱特计算机乐器” ——Fairlight CMI 系列合成器的前身。M8 CMI 进行了重新设计,售价达到了更高的$20,000;使用了重新设计的双 6800 处理器,但电路板换成了印刷电路板。此外,这台8复音的多音色乐器搭载了新的QDOS操作系统(基于Motorola DOS系统),使用一组音域更宽的八个八度的键盘进行演奏,同样也可以像前辈M8一样使用光笔进行控制。

卡萨 M8 CMI占地庞大且价格昂贵,最终在1979年停产;但是这台合成器上的许多特点都由费尔莱特后来的 CMI 数字合成器/采样器所继承。

卡萨 QASAR M8

卡萨 QASAR M8

The-QasarM8

360188

卡萨 M8 CMI

卡萨 M8 CMI

音频资料

本站|原始链接 Qasar M8 多轨作品,迈克尔·卡洛斯(Michael Carlos)作,1978年9月

本站|原始链接 迈克尔·卡洛斯使用 Qasar 创作的另一部作品

本站|原始链接 一段音频

托尼·弗斯与卡萨II

托尼·弗斯与卡萨II

个人简介:托尼·弗斯

托尼·弗斯1938年出生于悉尼,早年就对热爱电子领域。他对一切“科技”产品都充满兴趣,曾经从二战以后的军队甩卖店里买了不少电子元件、通讯设备,利用这些东西制作了矿石收音机、高压发生器(high voltage generator)等发明。50年代末期,弗斯的兴趣逐渐转向电子乐器制作,并发明了第一个乐器——电子单簧管。这个乐器由一根二手单簧管改造而来,使用汽车电池供电,并用螺线管(solenoid)控制音孔开闭;通过一个类似钢琴键盘的外接装置进行演奏,可单手弹奏。

出于对谐波相关性质的兴趣,弗斯开始寻找各类(使用电子管的)电风琴音色。他想知道,为什么这些音色除了打击乐和弦乐,就没有其他可选的音色;后来,他读到了德国物理学家、医学家赫尔曼·亥姆霍兹著作《论音感》1)参见本作品《亥姆霍兹合成器》部分。——译者注的英译版。这部作品中提到了声音的两种极端形式,即噪音和相对应的乐音。此外,美国声学工程先锋哈里·F·奥尔森(Harry F. Olson)《声学工程要素》(Elements of Acoustical Engineering,1957)、美国音乐理论家查理斯·A·卡尔弗(Charles A. Culver)《音乐声学》(Musical Acoustics,1956)两部作品也对弗斯产生了影响。

60年代至70年代早些时候,弗斯曾是计算机产业的一位电子工程师。业余时间里,他一直在用自己掌握的技术来创作点滴音乐。1964年对他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他读到了詹姆斯(James)、波托克(Potok)、奥克斯利(Oxley)三人的文章《重复功能合成器与声谱显示》(Repetitive Function Synthesizer and Spectrum Display)。这篇文章提到了“数字采样”(digital sampling)和一台能完成该功能设备,也让弗斯开发了第一台“全数字波形合成器”。他在1960年代早期尝试制造一台相当于今天微型计算机一样的精密设备,由于这一设备需要使用太多的晶体管,其可行性是值得关注的——直到60年代中期集成电路技术出现后(一个芯片上才能容纳呢么多晶体管),才使得其研究开销终于降到差不多的水平。但尽管1966~1999年间,“数字波形发生器原型”能够控制泛音,但乐器整体的音色仍然缺少弗斯所希望的那种“还原真实乐器”的感觉。

1972年,弗斯辞去电子工程师的职务,开始专注于发明创造。他成立了私人公司“创新策略”(Creative Strategies Pty Ltd),在悉尼中立湾(Neutral Bay)的家中进行经营。弗斯公司的第一个发明是一台叫做“卡萨 1”模拟/数字混合合成器。这台乐器在设计上有诸多突破,除此之外,另一个特点便是它诱人的价格。为了推广销售这台乐器,弗斯找到了当时的一位电脑销售商大卫·布罗斯(David Bross)。布罗斯不仅是一位电脑销售商,还是一位优秀的键盘手。他很快便掌握了这台合成器的用法,随后,便加入了创新策略公司,担任经理一职。同时期,同样为弗斯提供帮助的另一位音乐人,是著名的爵士、古典、电子音乐作曲人唐·班克斯。他曾在英国学习、工作长达数年,1972年回到澳大利亚。回到澳大利亚后的第二年,他便成为堪培拉音乐学院的作曲系主任,并着手建立了学院的电子音乐工作室。他对托尼继“卡萨 1”之后的另一台混合合成器“卡萨 2”很感兴趣。卡萨 2 使用一个键盘控制面板进行演奏操作,整个乐器在澳大利亚艺术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the Arts)资助下完成研发。班克斯曾为音乐学院购买过这台乐器。

弗斯的下一台乐器发明,是一台全电子的合成器,名为卡萨 M8(多功能8号)。除了键盘以外,弗斯还开发出一种图形显示系统,用户使用一支光笔,使用各类波形来创作乐器或人声。在与美国电子巨头——摩托罗拉公司签订协议后,摩托罗拉开始使用它们的程序开发系统,弗斯也继续开发出 MUSEQ 8 音序播放系统。开发这台设备的想法是,使用者在将 MUSEQ 8 与 M8 合成器搭配使用时,可以创作、表演各种音乐,而不仅仅是电子音乐。M8 合成器的另一个创新之处是,弗斯在设计中使用了两片摩托罗拉8位6800微处理器,两片处理器罕见地使用了并行构架,可以大大提升数据输入、输出的速度。

1974年末,弗斯给一批来自堪培拉音乐学院、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高等教育学院(College of Advanced Education)的观众进行了一次演讲,演示了卡萨M8合成器。伴随着这次成功的演讲,班克斯意识到这台乐器对于音乐学院的意义所在,于是便请求弗斯为学院的音乐工作室制造了一台类似的合成器。弗斯后续的研发工作还使用了最新的技术成果——他将软盘储存系统引入乐器中,使用了当时最新的8英寸软盘————软盘的工作原理与磁带录音不同,它可以在不改变盘内数据的情况下对作品进行修改(reorchestrated)。1976年中,弗斯最终将这台原型机卖给堪培拉音乐学院。

此后,弗斯仍在为M8合成器编写软件,为此,他曾经多次造访堪培拉。弗斯也曾使用过软件专家布鲁斯·威廉姆斯(Bruce Williams)写的程序。大概同时期,弗斯开始与合成器爱好者金姆·来利2)他曾在1971年创立过一本名为《今日国际电子》(Electronics Today International,ETI)的杂志。,合作伙伴、乐器设计师皮特·沃格尔来往。这三人曾一直尝试设计一台能够复原自然“原声”的乐器。为实现这个目标,来利、沃格尔两人在1975年12月成立了费尔莱特公司。这家公司的名字来源于“费尔莱特渡口”(Fairlight ferry),因为他们曾在来利祖母家的地下室工作坊中进行早期的实验研究,而工作坊前面港口对面就是这个渡口。来利和沃格尔对弗斯发明的数字合成器印象深刻;在当时,他们只成功开发出了模拟合成器,但这种合成器并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即还原真实声音)。于是,两人找到弗斯达成了一项生意——他们负责生产合成器,将电脑部分以独立产品(separate entity)形式进行销售。

1976年开始,弗斯开始与费尔莱特公司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合作,即根据原理图制造电路板、重新设计合成器键盘。这次合作的成果就是一台重新设计的合成器“M8 CMI”(Multimode 8 Computer Musical Instrument,即“多模式8号电脑数字乐器”)。1979年初,弗斯逐渐淡出合作项目,与费尔莱特签署了一项授权协议,允许该公司在合成器和计算机两个领域使用它的知识产权。

Fairlight CMI 合成器具有一组73键的键盘,两个8英寸软盘驱动器,一个监视器和一支光笔,使用了四块摩托罗拉微处理器,可以同时演奏八种不同音色。费尔莱特(Fairlight)合成器于1979年开始发售,几乎能够演奏任何音色,一经面世,便迅速获得了音乐人、唱片艺术家的青睐。使用过这台乐器的艺术家们包括史提夫·汪达(Stevie Wonder)、彼得·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让-米歇尔·雅尔(Jean Michel Jarre)、发电站乐队(Kraftwerk)、柏林爱乐乐团的赫伯特·冯·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等等。实际上,弗斯在卡萨 M8上的一些技术直接形成了今天 Fairlight CMI系列乐器的基础。1987年,弗斯凭借CMI乐器技术获得了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研究成果奖章。

——摘自动力博物馆(Powerhouse Museum)馆藏托尼·弗斯资料


参考资料:

http://images.powerhousemuseum.com/images/pdfs/382297.pdf

注释   [ + ]

1. 参见本作品《亥姆霍兹合成器》部分。——译者注
2. 他曾在1971年创立过一本名为《今日国际电子》(Electronics Today International,ETI)的杂志。
标准

1970年:Archifooon/Archiphone [荷兰]Anton De Beer、Herman van der Horst

阿姆斯特丹惠更斯-福克基金会的阿尔基琴

阿姆斯特丹惠更斯-福克基金会的阿尔基琴

1970年:安东·德·贝尔、赫尔曼·凡·德尔·霍斯特的阿尔基微分音琴

阿尔基微分音琴实际上可以看作是福克风琴(Fokker Organ)的电子便携版——福克风琴是荷兰物理学家阿德里安·福克(Adriaan Fokker)在1950年发明的一种31音的微分音大型管风琴。

阿尔基微分音琴是荷兰氖声(Neonvox)公司(位于荷兰格尔德兰省维尔普地区)的员工赫尔曼·凡·德尔·霍斯特(Herman van der Horst)应安东·德·贝尔(Anton De Beer)请求设计制造的——安东是一位风琴家、微分音作曲家,也是一位福克风琴演奏者。据目前掌握的资料,这种乐器一共只生产了四台,其中两台安装在阿姆斯特丹的惠更斯-福克基金会(Huygens-Fokker Foundation),一台安装在澳大利亚人威廉姆·布隆海德·科茨家中(William Bromhead Coates)1)具体地址是140 Station Street Blackheath NSW 2785。,还有一台安装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韦伯斯特大学(Webster College St. Louis)。

微分音作曲家比尔·科茨(Bill Coates)在演奏阿尔基琴

微分音作曲家比尔·科茨(Bill Coates)在演奏阿尔基琴

阿尔基微分音琴最独特的地方,要属它的微分音键盘设计。该乐器使用一个相当与众不同的键盘进行演奏,这个键盘音域有5个八度,却有333个琴键,这些琴键的颜色有黑色(升调)、白色(正常调)、蓝色(半升调)、深灰色(降调)、灰色(半降调)五种——实际上,该键盘是以惠更斯2)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an Huygens)曾在1661年拒绝传统的平均律制,首次提出了31平均律制。的“五音法”微分音(5th-tones)音域为基础设计的。该乐器的音源为晶体管振荡器,这些振荡器安装在一种可更换的印刷电路板上,使用风琴常见的音栓进行控制。该乐器可以产生管风琴、钢琴、木管乐、竖笛、小号、弦乐的声音,声音处理单元包括一组可混合滤波器、颤音和低音/高音设置,通过滑杆进行调整。

阿尔基微分音琴的外壳是一个尺寸为116x40x15cm的漆质木盒,外部接有50W功率的放大/扬声器盒,这种设计使得这台乐器具有一定的便携性。

阿尔基琴的333个琴键

阿尔基琴的333个琴键

该示意图展示了阿尔基琴31音律制键盘的音高布局

该示意图展示了阿尔基琴31音律制键盘的音高布局

阿尔基琴的原型——福克风琴的键盘,1952年

阿尔基琴的原型——福克风琴的键盘,1952年

阿德里安·福克、亨克·巴丁斯(Henk Badings)、安东·德·贝尔、约尔·曼德尔鲍姆(Joel Mandelbaum)等艺术家都曾为阿尔基微分音琴创作过作品。安东还曾为这台乐器写过一个演奏指南——《阿尔基微分音琴使用向导》(Guide for the use of the 阿尔基微分音琴,1976)。

阿德里安·福克

阿德里安·福克

人物简介:

阿德里安·丹尼尔·福克
1887,印尼爪哇茂物~1972,荷兰哈勒姆

阿德里安·福克是著名航空先驱安东尼·福克(Anthony Fokker)的表亲,最初曾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学习采矿(mining engineer)专业,后来又在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学习物理学,于1913年获得博士学位。福克最出名的成就要属“福克-普朗克方程”——一个时序偏微分方程,用于描述物理变量在摩擦力等驱动力以外的随机力作用下,随时间变化的概率分布情况(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布朗运动)。福克-普朗克方程曾出现在福克的论文中,由马克思·普朗克(Max Planck)独立推导。

1913~1914年间,福克曾在苏黎士做过爱因斯坦的助理,并与爱因斯坦合作发表了一片广义相对论的论文。1923年,福克受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聘用,成为该校的物理学教授。rbdm

1940年,荷兰被德军入侵。福克为了避免德军利用自己(的物理学技能),转向研究音乐理论——尤其是调律技术(tuning practice)、微分音、纯律和平均律的综合表达(compromises embodied)。他的兴趣点主要在欧拉(Euler)和惠更斯的相关理论上。战争期间,他曾制造过一台12键的管风琴,这台管风琴按照欧拉的“通用音乐”(Generibus musicis)理论,按照平均音律(mean-tone)进行调律。后来,他又制造了一台31键的风琴,这台乐器基于惠更斯的“五分法”音域理论,音律近似等于纯律律制(pure tuned scale)。1951年以后,不难见到使用福克风琴的音乐会表演。1970年,在福克去世前夕,一种电子版的福克风琴——“阿尔基微分音琴”终于面世了。

安东·德·贝尔在演奏福克管风琴,荷兰哈勒姆

安东·德·贝尔在演奏福克管风琴,荷兰哈勒姆

安东·德·贝尔
1924.10.27,荷兰哈勒姆~2000.1.1,荷兰哈勒姆

安东·德·贝尔曾师从约翰内斯·伦琴(Johannes Rontgen)、保罗·弗伦克尔(Paul Frenckel)两人学习钢琴,并先后跟随理查德·布尔(Richard Boer)、恩斯特·W·穆德(Ernest W. Mulder)学习大键琴和作曲。1951年,他与福克直接合作,首使用福克31音风琴演出了为这台风琴专门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来自巴丁斯、科克斯(Kox)、曼德尔鲍姆、阿兰·里杜特(Alan Ridout)和威施耐格拉德斯基(Wyschnegradsky)。1970年,贝尔与氖声公司的赫尔曼·凡·德尔·霍斯特合作发明了电子便携版的福克风琴——阿尔基微分音琴。


 

参考资料:

http://www.huygens-fokker.org/instruments/instrumentshuygensfokker/archiphone.html

http://diapason.xentonic.org/cm/cm001.html

http://erelievonen.eu/documents/microtonal/FokkerOrganRepertory.pdf

注释   [ + ]

1. 具体地址是140 Station Street Blackheath NSW 2785。
2. 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an Huygens)曾在1661年拒绝传统的平均律制,首次提出了31平均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