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Milan Electronic Music Studio (RAI Studio of Phonology) [意大利]Marino Zuccheri、Alfredo Lietti

米兰电子音乐工作室

米兰电子音乐工作室

1955年:马里诺·祖克里与阿尔费雷多·列帝的米兰电子音乐工作室(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语音学工作室)

米兰电子音乐工作室(Milan Electronic Music Studio),亦名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语音学工作室(RAI Studio of Phonology),是由阿尔费雷多·列帝(Alfredo Lietti )于1955 年在卢西亚诺·贝里奥(Luciano Berio)和布鲁诺·马代尔纳(Bruno Maderna)两位音乐家指导下建立的一间音乐工作室,直到 1983 年仍在使用之中。2011 年,整间工作室被保存在斯福尔扎城堡的(Castello Sforzesco)市政收藏品中。

马里诺·祖克利(Marino Zuccheri)在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语音学工作室

马里诺·祖克利(Marino Zuccheri)在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语音学工作室

米兰工作室的主要是用来生产实验电子音乐,但同时也制作一些电影电视音效、配乐(这间工作室也是2012年电影 《邪典录音室》[Berberian Sound Studio] 所参照的原型)。贝里奥在建立工作室时,受到几方面的启发:其一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音乐中心的两位序列音乐(serialist composers)作曲家创作作品的方式,他们是乌萨切夫斯基(Ussachevsky)和奥托·列宁(Otto Luening);其二是由于贝里奥和皮埃尔·舍费尔(Pierre Schaeffer)私交甚好,透过这层关系,得以了解巴黎具象音乐研究组(GRMC)试验俱乐部(Club d’Essai)[1]应为GRM的“试验工作室”(Studio d’Essai),参见链接。——译者注的情况。马代尔纳对贝里奥的影响,则是在他参加达姆施塔特夏季学校期间,与斯托克豪森(Stockhausen)以及梅耶-埃普勒尔(Meyer-Eppler)共同学习时逐渐产生的。

贝里奥,祖克利,马代尔纳,列蒂和卡斯泰尔诺沃(Castelnuovo),于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语音学工作室,米兰

贝里奥,祖克利,马代尔纳,列蒂和卡斯泰尔诺沃(Castelnuovo),于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语音学工作室,米兰

在工作室刚刚起步的1955年,工作室的组成设备仅包括几台变速磁带录音机、滤波器、一台振荡器和一台马特诺电子琴(Ondes Martenot)。不过,这种情况很快随着采购的八部正弦、方波震荡器[2]当时,被戏称“第九台振荡器”的其实是凯西·宝巴利安(Cathy Berberian)的声音。贝里奥在这段时期与宝巴利安合作的作品有Thema (Omaggio a Joyce) … Continue reading和脉冲、白噪发生器而改变。这些音源用手动方式插接(patched)到一组处理器上,这些处理器分别是调制器(其中包括“声音变速器”(Tempophon),一种具有旋转磁头的磁带设备,可以在保持原录音音调的情况下变化时长)、频率变换器、滤波器以及多种回声、混响单元。乐器的声音输出到由五个扬声器组成的监听系统,并使用一部四轨录音机录制。

“我唱片中最早的两部电子音乐作品——一部是1961年贝里奥的《面庞》(Visage),一部是1958年约翰·凯吉(John Cage)的《芳塔娜混音》(Fontana Mix) ——都是在这里与祖克利(Zuccheri)一起完成的[3]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设计师、技术员。。直到今天,这些作品听起来还是那么的生动、鲜活。现在我们应该承认的是,作品的高质量,技术员和作曲者的功劳可谓同等重要。”

——大卫·杜普(David Toop)《连线》(The Wire),2008

曾在这间工作室创作作品的音乐家和作曲家包括贝里奥、马代尔纳、诺诺[4]即路易吉·诺诺(Luigi Nono)。——译者注、卡斯蒂格利奥尼[5]即尼可罗·卡斯蒂格利奥尼(Niccolò Castiglioni)。——译者注、克莱门蒂[6]阿尔多·克莱门蒂(Aldo Clementi)。——译者注、多纳托尼[7]弗兰可·多纳托尼(Franco Donatoni)。——译者注、真蒂卢奇(Gentilucci)、莫佐尼[8]即贾柯莫·莫佐尼(Giacomo Manzoni)。——译者注、马里努兹·Jr(Marinuzzi Jr.)、帕格尼尼(Paccagnini)、萨里诺[9]即萨瓦托莱·萨里诺(Salvatore Sciarrino)。——译者注、西诺波利[10]即朱塞佩·西诺波利(Giuseppe Sinopoli)。——译者注、托尼[11]应为卡米洛·托尼(Camillo Togni)。——译者注、约翰·凯吉和普索尔[12]应为亨利·普索尔(Henri Pousseur)。——译者注

马里诺·祖克利和路易吉·诺诺。图:路易吉·诺诺档案馆基金会(Fondazione Archivio LN)

马里诺·祖克利和路易吉·诺诺。图:路易吉·诺诺档案馆基金会(Fondazione Archivio LN)

“……我很喜欢回忆马里诺[13]即马里诺·祖克利(Marino Zuccheri)。——译者注在声学工作室的日子,那是一个声音大师、音乐大师云集的地方,当然他也是其中一员。对他来说,声音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因为他在广播机构工作时,曾与当时最著名的从业者们共事,在那时便已得到了锻炼。他大概经常会回忆起,他开始研究语音学(Phonology)是多么偶然,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工作室从始(1955年)至终(1983年)一直是工作室唯一的一把手,这绝不是什么巧合。”

——乔凡尼·贝利蒂(Giovanni Belletti), 《语音学中的马里诺·祖克利》(Marino Zuccheri in Fonologia),2008

米兰电子音乐工作室的相关图片


参考资料

http://www.audiodigitale.net/docs/fonologia.htm

http://usoproject.blogspot.co.uk/2010/08/rai-studio-of-musical-phonology-xxth.html

Nueue Musik In Milan. The Rai’s Institute Of Phonology Memory

http://www.musimac.it/speciali/eventi/articolo-marino-zuccheri-e-documentario-sulla-fonologia-milano

http://cathyberberian.com/

注释

1 应为GRM的“试验工作室”(Studio d’Essai),参见链接。——译者注
2 当时,被戏称“第九台振荡器”的其实是凯西·宝巴利安(Cathy Berberian)的声音。贝里奥在这段时期与宝巴利安合作的作品有Thema (Omaggio a Joyce) 和《面庞》(Visage)。
3 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设计师、技术员。
4 即路易吉·诺诺(Luigi Nono)。——译者注
5 即尼可罗·卡斯蒂格利奥尼(Niccolò Castiglioni)。——译者注
6 阿尔多·克莱门蒂(Aldo Clementi)。——译者注
7 弗兰可·多纳托尼(Franco Donatoni)。——译者注
8 即贾柯莫·莫佐尼(Giacomo Manzoni)。——译者注
9 即萨瓦托莱·萨里诺(Salvatore Sciarrino)。——译者注
10 即朱塞佩·西诺波利(Giuseppe Sinopoli)。——译者注
11 应为卡米洛·托尼(Camillo Togni)。——译者注
12 应为亨利·普索尔(Henri Pousseur)。——译者注
13 即马里诺·祖克利(Marino Zuccheri)。——译者注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